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压茄子包(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美文

临到霜降时,母亲便会留意路边的菜摊,看到举着长长的把儿,跟拳头差不多大小的茄子时,就会如获至宝的,像蚂蚁搬家一样,一次十几斤,二十几斤地往家里搬。

搬回家的茄子,会陆续上了父母亲分工合作的流水线。母亲清洗,控干后,父亲一个破三刀地切。切好的茄子块,上锅蒸大约半小时后,母亲会掀开锅盖,一边吹蒸汽,一边用筷子插插,但凡能轻松插入,就算可以了。

前面所说到的买,洗,切,蒸,都只算前期准备工作。继之,母亲开始一个大工程,先搭建一个看似简易,却透着智慧的装置。大号盆中叠放两个盘子,两层箅子置于其上。用大号的直径类似的盆或者锅盛满水,备用。

蒸熟的茄子均匀地摊在箅子上,茄子上压一个箅子。箅子上铺上搌布,再放盛满水的锅或者盆。这时,需要缓慢地移动,而找到最适合的平稳度。

被层层夹击的茄子,好像受气包一样,没有脾气地不断塌陷。待个多小时后,取下大锅,将茄子由外向内翻拌一下。再压一次。如此才能使得茄子中藏着的水,均被压制出去。这些水,黑黑的,透过箅子落到大盆里。这是,层叠两层的盘子发挥出它的重要作用,抬高了茄子的高度,给汁水留足的储备空间。被压过的茄子,质感清爽,香气扑鼻。

拌入适量的盐,用保鲜袋将其分装,存到冷冻室。想吃的时候,提前拿出来解冻,炝制。方法极简,辣椒和姜丝爆锅,浇在解冻的茄子上,搅拌均匀即可。

遥想当年,寻到这些霜降后的茄子,或许对于母亲来说最为艰难,自家种的寥寥无几;集市上的,又囊中空空没办法多买。被压好的茄子包,母亲将其放到小缸里,撒上大量的盐搅拌,这样才可以从霜降,一直吃到来年的春上。现在茄子好寻,母亲却已经不似当年。即便是知道自己年岁大了,端不动盛满水的大锅,她会先放上空的大盆,再用小盆一点点地倒,为了不被累到。可就是如此,仍会在压完这几十斤的茄子包后,好多天都缓不上劲儿。

或许,是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这样是不得已。但现在,我们总是很难理解,茄子四季都会有,为何要如此麻烦。母亲很执拗:只有这样时节的茄子,才会有家乡的味道。

遥远的茄子,可以用罐子储存,当下的茄子升级到冰箱。可过于疲惫的母亲,却没有像她曾经的年轻时代一样,很快恢复如初。缓不劲儿的母亲,偷偷地藏在家里歇了几天。我们姐妹问及,她总会说:没事,挺好,我要去锻炼了,不跟你们聊天了。可拖不动的双腿,攀升的血压却让她不得不跟我们求援。

姐姐带她去医院,大夫说岁数大了,有些事情不能做了,要注意休息,不能过劳。头蒙腾腾的母亲,不得不接受建议,乖乖配合治疗。

年近五旬的大姐,想连轴转着陪。没两天,血压也到了一百六。二姐打工,请假不自由,也是但凡有空就往医院跑。我单位忙,分身乏术,只得晚上去陪伴。

输液的母亲,看着我们姐妹几个跑来跑去,很是沮丧,她知道自己犯了错,静静地。看到我躺在陪护椅上很拘束,一输完液,她就说要和我换。再或者看我们睡着了,会一边帮我们盖上被子,一边小声跟病友嗔怪:这孩子,都四十多了,还不会照顾自己个儿。

其实,我半梦半醒都听到了。感觉到她温热的手,帮我掖紧被子,听到她故意小声地接电话,会想忘却护士给她输液寻不到血管时的无奈,会想哪怕再辛苦,也要多做一些她喜欢的吃食。有时会沉浸梦境,重回曾经,贫苦相依,家人相伴,而不愿醒来。

母亲像个侦探,我们亦是更狡猾的嫌疑人。母亲屡屡出击,无果而归。我们虽逃过侦查,却毫无胜利的喜悦。许是多日的疲惫终究是藏不住,母亲终于放下戒备,袒露心声:老了服老是福气。

我问说:明年的茄子包还做不?

不做了。母亲如此说。

我说:想吃我可以帮你做,少做点,尝尝鲜。

母亲点点头,不多说。

小妹三两岁,母亲扯着我们姐妹离开家乡,至今已经有三十多年。家乡的亲人,一个个离开,家乡的味道,也在不得已间注定远去。母亲会有些怅然吧,或许她亦用这种道别,来成全一份记忆的完整。

不管走得多久,多远,家,始终是爱的原点,不动不移。

患上了癫痫后会缩短寿命吗辽宁有好癫痫病医院吗郑州哪家看癫痫浙江治疗癫痫要花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