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人那事那村庄(散文三题)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言情

一、往常的肥妹老奶

往常的肥妹老奶,瘦瘦的,矮矮的,唯独那双眼,特别的大,会发亮,甚至,会说话。若是你待她视而不见似的,一溜烟跑过她的身旁,她准会用那大大的发光发亮的眼,咬住你的背影,直到你转弯拐进山道那头的另一个山坳。

不得人愿意与肥妹老奶侃天了。像一头孤独的老牛,她常常坐在寂静的空屋里,兀自反刍着这岁月里的种种。妈说,肥妹老奶年轻那阵子,可是热火朝天的。她漂亮,能说会唱,尤其那一头拖地的长发,黑黑的,一半披到了腰带下,一半,绕过胸前,散乱地撒在高耸的曲线低处,矮个子的缺陷,一点也没影响到年轻漂亮的肥妹老奶。

我七岁那年患过一种叫“冷摆子”的病,这病不痛,不痒,光觉得浑身寒冷,冷至四肢颤抖,说不出话。肥妹老奶闻得有此事,连夜摸往老屋对门的幼松坳里,趁着从松叶间零星地泼洒到地面的月光,给我拔回了一种叫“牛屎菌”的球状草木,用老土灶上的土锅,和着山泉水煮烂,然后用那煮烂的“牛屎菌”残渣,在我身上一遍一遍的到处涂抹,还教我用余下的残水洗澡。果然,一个月光景,“冷摆子”没了。

实际上,肥妹老奶的家,没有一件家具是我向往的,就连同她家的那一壁书柜,光是凌乱地存着几册“毛主席语录”,厚厚的,已经被从屋内窜出的炊烟熏得泛黑,像是几坨牛屎巴。尽管我那时已经开始慢慢地爱上了书本,然而肥妹老奶家的那一壁书柜,一点也没勾起我读书的欲念。肥妹老奶是有两个儿子的,大的叫“莲子”,小的称“荷儿”,两个儿如同他们的名字一般,一点也没男人味,性子温温的,你跺他一脚,他方才动一下身。倒是她的长女,喜好读书,几册“毛主席语录”,翻卷了页角,时不时的,还要吐出几句毛主席老人家的话来,或是侃一些稀奇古怪的野门子,总之她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这个时候,肥妹老奶总要地恶狠狠地骂她家姑娘:没屁眼,有能耐吓唬小孩子。肥妹老奶骂人喜欢拣粗话,且声音特别大,不管你从什么角度听,都像是在吵架一般,只见她越说越凶,越凶越是声音大,一浪一浪的,不待你说半句,她则呱啦呱啦的,正口水飞扬的说着。当然,话说多了,便注定有一些只能算作废话的。

村庄里,许多人厌烦肥妹老奶喜好呱啦别人的闲事,我常常看见肥妹老奶和别的人相骂,就因为她喜好呱啦人。她或是呱啦别人的男人如何的好色,又或是呱啦别人的女人又如何的有荡妇之色,东家长,西家短,老的少的,过去的,将来的,全在她呱啦之内。所以,那些心眼小的男人或女人,听了她无中生有的呱啦,不相骂才怪。不过我倒觉得乡骂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乡骂可以骂出一个人品格和内涵来。不懂乡骂的人,或者说,有点涵养的人,面对别人口若悬河般的骂词,自己却只会支支吾吾的,半天骂不得一句话出口,更甚的是,一些人却是温温和和的,劝着那边的人好话好好说。那些尖泼的,心眼儿针尖那么大的村里人,对乡骂这玩艺是很在行的。可是肥妹老奶,却让我觉得很是奇怪,她有时候像是一个泼妇,相骂起来,竟然敢脱去周身的衣服,光着屁股泼那些小男人。有时候,她对别人的骂声又似若听不进耳,光让别人骂,自己却静静地做着手头的农事,一句话也不还嘴。

如此的种种俗人俗世,使得那个村庄,有时沉默寂寥,有时候却又烟火纷繁。可是许多年后,当我以一个游荡异乡多年的浪子回到村庄时,我发现我的肥妹老奶,她已经不在了。只有她曾经的呱啦,以及她那大大的发光发亮的眼,一直在我梦里,反复出现。

二、美丽的凤娇表姐

时间真若白驹过隙。那时美丽的凤娇表姐,要是她还在世的话,现在怕是40来岁了吧。40岁的乡村女人,脸黄,面容枯萎不振,且手脚开始迟缓,更可怕的是往日那两鬓青丝,或许已开始滋长银发了。这样想着,我便觉得这人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鬼魔神怪,也不是人情冷暖,是这无影无踪的时光。

伟大的散文家朱自清先生在《匆匆》一文里写道:“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还呢?”我打小就非常的喜欢这些句子,抄在笔记本里,背得滚瓜烂熟。可是那时我面对我那美丽的凤娇表姐,却未曾想到她老去的模样,光是一个劲地喜欢着她,夜里,要挨着她睡觉方才踏实,白天,要跟了他到很远很远的坡地打猪草或放牛,总之,有凤娇表姐在的地方,方才是美丽的,安稳的,踏实的。

有一年年关时节,姑妈问我,送我什么礼物好呢。我则是毫不犹豫地说,把表姐凤娇送给我吧。引得一堂屋的人捧腹大笑。我喜欢凤娇表姐的美,喜欢她一肩乌亮的长发,喜欢她白白嫩嫩的脸颊,喜欢她细声细气说话的样子,尤其地,喜欢她包庇我保护我的胆量。父亲在我幼时对我的教管是非常严格的,一不留神做错了些什么事,挨打是肯定的,更可怕的是被体罚,有时候罚你去跪搓衣板,半天不得起来,弄得双腿发红发肿,此种教训刻骨铭心一辈子。凤娇表姐往往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便会到来,她是不会给父亲面子的,一把将我拉起,先是恶狠狠地大骂父亲一番,然后便领着我,到山那边她的家。

应该说,表姐家并不是很富裕的,一家子人,就靠着姑父开的一个小小的打米厂生活,根本就没有闲钱来置换衣布,好在表姐手艺好,脑瓜子灵便,她从别的女人那里学得了做衣和做鞋的手艺儿。常常在秋末季节,我便跟随着表姐,从老屋对门的棕榈树上,割来棕皮,回到家,熬上一大锅米汤,然后在棕皮上糊上米汤,择了老屋那稍微干净光滑的屋壁,严严实实的,贴着。三两个月的样子,便可以取下屋壁上的棕皮,打上一层又一层旧布条,用白白的麻线纳成新布鞋。这种人称“千层底”的鞋子,穿上八年十年是不会烂的。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初春,我看见凤娇表姐坐在老屋外面的小溪里抽洗麻线,她一会儿扬起棒槌,重重地敲打石岩上的白麻,一会儿却是凝凝地望着奔流的春水,不远的那岸,几枝含苞欲放的花蕾正迎着春风摇曳,这个时候,我发现表姐的长发飞扬起来了,一丝丝,又像是一缕缕,在和风里散落,又在和风里凝聚,实在是漂亮极了。所以我总是在想,我今天的长发之恋,是不是从表姐的那一头黑发开始的呢。那一年春天,表姐嫁给了与老屋只隔了一个山坳的湘西那边的一个男人,她再也不是仅仅属于我一个人的表姐了。之后不久,我在惊梦里闻到了凤娇表姐不幸因病辞世的噩耗。

如今,我木木地徘徊在时光的河流里,一遍又一遍寻找我那美丽的凤娇表姐,回应我的,是故乡那冷冷的风。生我养我的那个一庄子,许多我熟悉的甚至是与我生命息息相关的人,有一些已经远远地去了(这其中包括我至亲至爱的父亲母亲),有一些,如今还活着,但明显的,他们已经老了,我知道他们不久也将离去。唯独老屋外面的溪水,穿过瘦瘦村庄,她们一次又一次地向我梦里奔来,然而我,实在不知道她们要流到哪里去。

三、梅寨的露天电视

梅寨就在埂冲的屋背,翻几个山坳,便是。我们的村小,就是立在梅寨的。可以这么说,梅寨就是我们村的经济、文化、政治的中心,由若干的小庄子构成,我的埂冲,是其中之一。事实上,我是不喜欢梅寨的,一是因为梅寨的人很歹毒,梅寨那漫山的野梅子,只有梅寨人方才可以随意摘吃,比如长圳人、吴家营人、埂冲人,是不可轻易走进梅子林去的,除非你有亲戚在梅寨;二是我实在很讨厌梅寨那个野号叫“瘦母猪”的老妈子,她常常在我上学的路途追赶着我给我取外号,老鼻涕、红鼻孔……这样的外号是“瘦母猪”老妈子给我取的,日子一久,不光梅寨人称我做“老鼻涕、红鼻孔”,就连埂冲的老少,也叫起我的这些野号来。小小的我,拿“瘦母猪”老妈子没法,只好远远地,轻声地,在心里使着劲骂她“瘦母猪”。

我们村的第一台电视(熊猫牌,黑白的),就是出在“瘦母猪”老妈子家的。电视是“瘦母猪”老妈子的湘西新女婿“水牯牛”给送的彩礼。据说湘西那边很富裕,毛主席的湖南,毛主席的湘西,能不富裕么。大人们都这么说。开始听得梅寨有了电视,甚是觉得好奇,连夜地,赶到梅寨去看电视长得啥模样。事实上,那阵子村子里还没有通电,几个毛手毛脚的人,摞起一堆电池,想弄响“瘦母猪”老妈子家的电视来看,结果肯定是白费了心思的。大概是过了两年的光景,梅寨人在寨头的水瀑下用竹管引水建了一座微型水力发电站,电力恰恰能够满足播放一台电视,当然,那时候村子里也就仅仅只有一台电视,引得周围四里八寨的人们,一到晚上便蜂涌一般,举着松脂灯,走向梅寨,走向“瘦母猪”老妈子的家。

“瘦母猪”老妈子家实在太窄,三间木屋,立在十来米高的石坎上,人一多,便摇摇晃晃的,哪里容得了这周边好奇的看客们。于是有人提议,把“瘦母猪”老妈子家的电视抬到村小的操场上放映。开始那一阵子,“瘦母猪”老妈子肯定是打死都不同意的,试想想,自家闺女的彩礼,哪里能够别人说怎么就怎么的呢。好在“瘦母猪”老妈子的丈夫也是一个喜好热闹的人,他说,电视是闺女的,但电视里的快活,是大家的。所以我第二日夜里便在村小的操场上看到了真正的电视,方方正正的,银白色的壳,壳盖角上有两支天线,“瘦母猪”老妈子正左右旋转着那两根线,试图给弄出点人影来。然而大半夜过去了,操场上正焦急地等着看电视的人们,耳里仍然只听得“吷呲吷呲”的声响。虽然在“瘦母猪”老妈子的胯下,不时闪过电视荧屏的亮光,但根本就没有看见电视里有戏。

后来据说电视有了信号,这消息一传开,村小的操场上便又站满了人。说真的,我儿时之所以那么喜欢看《西游记》,喜欢《西游记》里的孙猴子,就是因为操场上那断断续续放映的《西游记》电视剧造的孽。试想想,满满的一个操场,高矮不一的人们围坐在上面,那嘈杂的声音,实在弄得你看不进电视的。我小时个头小,只好挤在人群后面,用耳朵听电视。然而尽管电视的声音开到了最大的那个档,我却是仍然没有听得清楚电视里的戏。后来不知道父亲从哪里给我弄来一册盗版的《西游记》,缺页,错字多,却也教我爱不释手。看《西游记》的这一年,我大概正11岁,人说11岁这个年纪是一个人拥有两根“降魔棍”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向往妖魔鬼怪的年龄。

村子离湖南近,就一条河流的距离。岸的这边,全是村子里的人,那岸,一半属于村子,一半属于湘西,所以到操场上看电视的,也有不少湖南人,尤其是那些刚刚长到十七八岁的湖南姐,梅寨的那些老汉子总是想在她们身上打些主意占点便宜什么的,不过湖南姐倒也不怕,她们漂亮,丰满,却也泼辣至极,待得梅寨的男人还没伸出手,便就遭到了一顿臭骂。羞羞的,一些大男人吓得只好躲在村小的墙角,再也没敢出来惹火上身。而“瘦母猪”老妈子,却是藏在人群里兀自大笑,她说,“男人们,想骚,就先得给女人缴上彩礼,像我家‘水牯牛’一样”。她的声音特别大,但操场上看电视的人,却装着没听见。

在那温凉的夏夜,许多次,人去操场空了,待得“瘦母猪”老妈子也收拾完电视,却竟然发现还有两三家的小孩,熟睡在操场里。个子矮小,挤在人群后面,看不到电视,便就不知不觉睡着了,我常常也是犯这样的傻。“老鼻涕,老鼻涕,红鼻孔,红鼻孔”。醒来,方才发觉“瘦母猪”老妈子在喊,看看四周,天呐,人全走了。我是最怕走夜路的,虽然白天里很是向往妖魔鬼怪,但一到夜里,天色黑暗降下来,没有大人作伴,是不敢出屋的。这便给“瘦母猪”老妈子添了不少麻烦,那些日子,真的记不得有多少次是她送我回家。

想起这些,尤其是在夜里,我总要一个人傻傻地笑。

山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北京癫痫病医院癫痫病人发作会不会打人受惊吓后眼直四肢僵是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