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留香】开在记忆深处的向日葵(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高考作文

越来越喜欢怀旧了。有人说,喜欢怀旧的人,都在渐渐老去,可这世间,有谁能不在时光里苍老。而那些旧时光,如开在岁月深处的花朵,总有馨香,弥漫心间。

假日,当我从朋友的微信中,看到那一大片正在盛开的向日葵时,我的内心,瞬间被这一片金黄所吸引。那黄色,在阳光下,热烈而炫丽。一朵朵黄色的花朵,更像一张张可爱的笑脸,给人温暖明净的感觉。我喜欢向日葵,喜欢它盛开时的热烈,也喜欢它凋零时的安静。而在我的记忆里,也有一片盛开的向日葵,很多年了,每次回忆起,还会觉得那些清简而素暖的时光,令人回味无穷。

七岁,我从村庄来到了城市,住在父亲单位的平房里。两小间平房,简单的家具,便是我们属于城市的家。门前空地上,有两排晾衣架,上面总会有母亲晾晒的被褥。夜里,睡在残留着阳光气息的小床上,梦里却呈现着村庄快乐的时光。不远处,就是自来水管,看着清澈的水,从水管里流出,小小的我,总会觉得这是件奇妙的事。

三年后,我们搬到了离水管较远的一套大房子。还是平房,但那是个比较宽敞的套间。最重要的是,这里两家住户,能拥有一个很大的小院。邻居是父亲的战友,一家人也刚从老家迁到这里,如此一来,这个小院便热闹起来。父亲与他的战友,忙碌了几天时间,终于将小院完美分割出最好的布局。这样,每家门前便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小院,用竹杆围起一圈,里面有新自建的一间小厨房,余下的空地,一小部分,供母亲养几只鸡,家里的鸡蛋便全由它们供应。留一块种菜,茄子、西红柿、黄瓜、辣椒、菠菜,当时一家人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生活,所以这些市场上比较贵的蔬菜,全由自家那块小菜地承包了,生活倒也不算拮据。还有一块种了些花:菊花、大理花,还有不知名的花种播下,居然也开出了各色的花朵。春天的小院,便开始弥漫起生机与活力。

就是在十岁这一年,我真正遇见了向日葵。不知是谁在菜地里,丢了几粒葵花籽,无意经过菜地时,却见靠墙的地方,长着三株别样的植物。说它别样,因为在菜地里,它既不同于那些花的模样,也不像蔬菜的模样。还是母亲告诉我:那是向日葵,开黄色的花朵,还会有好吃的瓜子。

那三株向日葵开花的时候,我总会围着它们看,看它们是不是有了可吃的瓜子。有时,也会对那黄色的花朵,表示出好奇,为什么它的花瓣,总在最边沿?蜜蜂与蝴蝶,也开始在小院里快乐飞舞,落在盛开的花朵上,亦或是途经还未成熟的西红杮,然后停在向日葵间。只是那蝴蝶,总会在不知不觉间,落在我的衣衫或羽毛球拍下,然后就变成了无法再飞舞的蝶,只能无助地停在地面。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也的确是顽皮。

秋天,当收获的喜悦在四处扩散的时候,我的那三株向日葵也成熟了。它们的花瓣,在季节的更替中,早已落去。偶尔,还有几片枯了的花瓣,落寞地停在上面。那整整一盘,都是个个身形饱满的葵花籽。可是,等了许久的我,看着这三株向日葵,却舍不得吃,也不让父母动。想看着它,静静驻足阳光下的身影,亦或是风雨中,始终安静而笔直。

几乎是每天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向日葵,然后对着它开始洗漱。母亲总是不理解,馋嘴的我,为何一直没动那三株向日葵。其实,我一直舍不得动那三株向日葵,是因为小小的我知道,当我吃完向日葵的时候,冬天就要来了,寒冷漫长的冬天。房子里要开始生炉子,母亲要在冰凉的水中洗衣服,还有,院中的一切,都会换了模样。

那个清晨,当我走出家门时,却见靠墙的三株向日葵,都只剩下孤单的杆。父亲从墙外,看到有人踩过的砖块,那三株向日葵,就是让人从墙外摘走的。丢失心爱的东西,我哭得很难过。大人都以为我是舍不得那丢掉的葵花籽,邻居家的阿姨还用炒好的葵花籽,想哄我开心。但我却哭得更厉害,其实没有人知道,我迟迟不动这株向日葵,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在等小雨。我的玩伴小雨,在不小心玩耍时,伤了脚,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了。我一直在等她,等她一起分享这份快乐。可是,小雨还未康复,向日葵却被人摘走,我的期盼,终是在那个夜里落空。

第二年春天,父亲专门留出一小片空地,让我和小雨种向日葵。在不断茁壮成长的向日葵旁,是我们快乐的身影,而那原本弱小的向日葵,在季节的更替里,不知何时,早已高出我们的个头。于是,常常我们仰着头,看着那成熟的果实。然后,那成熟的向日葵,便成了我们口中的美食。母亲看着我们贪吃的模样,再看看满地的瓜子皮,微笑着说我们像两只小耗子。

忘记了是哪个秋天,当向日葵再次成熟的时候,小雨却随着父母,离开了这个城市。在军营院中长大的孩子,其实都较早体会着离别的滋味。就如我七岁前,品尝着父亲离别,等待归期的时光。七岁后,在离别村庄后,却要品味有关村庄,那些温暖而淳朴的散章。而身边的小伙伴,也因父母的特殊职业,时常会在你还沉浸于快乐相聚时,一场场离别,早已静静驻足你身后。

小雨的父亲,与我的父亲是同年兵,他是位出色的军队医生。从小体弱的我,是他诊室的常客。每次看到我,他都会说:这丫头,又病了,缺乏锻炼。于是,他让小雨每天早晨拉着我去操场跑步。在当时,父亲所在的这所部队医院,所有医护人员都是要出操的,只是那长长的迷彩队伍最后,却有两个小身影,一起奔跑在操场上。

小雨的父亲,因为精湛的医术,受到上级部门关注。被调往另一座城市的一所大医院,而小雨与母亲,也要随着父亲远行。小雨随她父亲来我家,与我们告别的时候,我却紧紧拉着小雨的手,迟迟不肯放开。我告诉她,以后,每年我都会种向日葵,然后在向日葵下等她。

1996年的初夏,我们一家搬到了楼房,告别了那个熟悉的小院,而那还在盛开的向日葵,我无法将它移植到楼前,只能将它留给新的住户。而后来的日子,我终也未能再在向日葵下,守望一份遥远的归期。

许多时光,都在无声地远去;许多记忆,也在时光中逐渐淡去;许多人,在聚散离合的故事中,渐行渐远。而最终,沉淀于记忆深处的,终是一些温暖而清淡的时光。很多年了,每当目光驻足盛开的向日葵时,我总会想起那个温馨的小院,那个童年的玩伴,还有那些素简纯真的童年时光。

郑州市专治羊角风公立医院病人癫痫发作如何进行正确护理呢洛阳有哪些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
上一篇:【流年】乡医院旧事——苗医生(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