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岸】草与秸,梦归何处(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近代诗词

今生有幸,在北京海淀区学院路一带生活了44年。在学风充盈、书香环绕的街区,高等学府深处,有壮观的图书馆;购物超市的角落,有宁静的“书林”;邮局楼层醒目处,有微型书市;蓟门烟树的碑廊,有沉醉在册页里的青年……五道口街头一隅,有多类景貌的书屋。

每逢双休日,在泛着油墨香的书海里畅游,成为我一大享乐。那日,我漫无目的翻书时,一则佛教故事入眼入心,引发我写文抒怀。

有位禅师,手中掬一色泽、花纹皆奇美的石头,向大弟子说:“你把它拿到菜市,看价值几何?”一会儿,大弟子拿着石头回来告知,买菜的市民都说,这石头很好看,也很好玩,愿付一两银购买。

师父让二弟子把石头拿到富人、秀才品茶的场所去估价。二弟子从茶楼回来后说,几位公子说石头很美,可摆于厅堂,愿付10两银购买。第三位弟子按照师傅的指点,把石头拿到珠宝店。回来告知,石头的价值,已是千两白银了。

师傅面对三弟子,行了“不言之教”。三弟子感知什么,没有下文。但我恍然有悟:同样之物,在不同人眼中,价值大不同。

于是,我迎着晨光、泡好绿茶、打开电脑,写草与秸这两种“弃物”。

自古,农夫就厌恶青草,恨它盗取种植物的养分,恨它茂盛程度超过田苗。于是锄、烧、铲,甚至在收获季节焚烧。芸芸野草,在晨曦醒来时垂泪、叹息。直到一日清晨,原野传来一阵女子的歌声,尽管柔婉且凄楚,众草还是振作起来,仔细聆听。那是以《诗经·葛屦》为词、田妇们随意谱曲的民歌,歌词是:“纠纠葛屦,可以履霜!掺掺女手,可以缝裳……”

万物皆有灵。众青草一片哗然:“我们也是有用之物,能在巧手下变为草鞋,可伴随人们在冰霜上行走!我们可以变为草衣,遮当风雨!”

被显贵、豪富者不屑一顾的青草并不知晓,历代过往的圣贤、文宗,从来没有轻视它们。道学创始人老子,曾把草木枯荣,比作人之生死、认为内蕴哲思:“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中国第一位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在江边独游时,看到一种叫江蓠的香草和白芷,突发奇想,认为它与秋兰相配,必为奇美饰物:“扈江蓠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认为青草生命力绵延不绝、难以战胜的人,当属唐代顶级诗人白居易。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句,激励了多少不懈努力者!

齐鲁大地,不仅山川壮美、文风斐然,是我多年“心向往之”之地,那里的草编史也相当悠久。数十年前,考古工作者在山东大汶口原始社会晚期文化遗址内,挖掘出公元前4200年——2400年的红陶与黑陶,表层大多描绘着草编图案。证实山东草编,至少有5000年以上历史。草编包括草、柳、苇、藤四大类以及秸秆编制。与人们体肤零距离接触,伴清梦、送清凉的草编织品,自然是草席。

江浙一带,非但风光清丽、文采斐然,居家常用的草席,也是华夏同类产品佼佼者。我在苏州浒关镇采访时,听到一则往事——清乾隆帝巡游江南,途经苏州浒墅关,见到“关席”后抚掌叫绝,作诗多首,向地方官索要那里最好的“关席”。我凝视这类淡水草席,发现水潽、油潽、单筋、双筋等级别的草编凉席,虽价位不同,却无不显现纤纤巧手、穿引精编之美韵。再看权威资料,更是吃惊——故宫博物院御花园仅存的“皇席”——富川席,便是浒关的关席。

与“关席”齐名的草席,当属浙江“宁席”。产于宁波的草席,自唐开元六年间就已远销海外。宁席不仅柔软结实,还富有弹性,多为火车软席、汽车坐椅及茶馆饰物。宁席,曾与一则爱国故事相联,使人们对这种草编制品更加珍爱。记得那年,我散履宁波天一阁。在阅览区域,我翻阅宋志《指祖统纪》之时,眼前呈现800余年前一段情景——浙东制置史张浚与金人战于明州西门。张大官人见民间多织席,便大量收集,铺在路上。侵袭的金兵脚踏席上,底盘不稳、多见跌倒。于是张大帅出奇兵,获胜。当地为纪念,又称此席为“滑子”。

与草编艺术并驾齐驱且毫不逊色的,是秸秆编制品。记不清哪年哪月,只记得是个秋风瑟瑟的晚上。我在连日采访之后,拖着疲惫身子,走进河北一家还算讲究的宾馆,等候一个朋友的到来。他也是文学爱好者。我在报社编辑文学版面时,他是投稿量、上稿率较高的作者。夜深时段,电话铃响了,传来他被严重烧伤的不幸消息。

详问缘由,我心中一阵酸楚。仪表堂堂、爱说爱笑的他,以县机关的干部身份,与几位同事走入田间,劝阻农民无序焚烧麦秆。在四处浓烟烈火中,在扑灭秸秆火势过程中,他被烧的面目全非。

在那个不眠之夜,我想起了家中多宝槅中,那几个用麦秸秆精制而成的小洋房、小城堡。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山东夏津县采访时,一位草编工艺厂厂长赠我的礼品。记得当时,那种色泽鲜丽、构造精致的小洋房,每个可换汇5美元。钱不多,但万事酬勤。几十人的小厂,一天可出品数百,经营得红红火火。让我惊喜的是,很多乡村丢弃、焚烧,污染环境的麦秸秆,通过熏、蒸、烫、漂、剖开整平,造型染色等工序,或变为华丽精美的殿阁,或变为呼之欲飞的鸟雀,或变为柔情似水的首饰盒……弃物变尤物的过程,难道不给人启迪?

当我那位朋友被麦秸燃起的烈火毁容、呻呤之时,另一地区的麦秆工艺品,正在获取大量外汇,正在印证华夏大地传统艺术的魅力。草与秸,当繁盛变为简约,率性变为深沉,张扬变为静止之时,恍若一叶承载智慧的扁舟,泊于理想彼岸……

至今,我家多宝槅内、书柜空余处,最醒目的藏品,不是玉雕、名瓷、奖杯、名砚、珊瑚……而是草编、秸秆编制的精美艺术品。

继发性癫痫病中医治疗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甘肃哪里专治癫痫病云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