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母亲走了 (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3月5日,一个阴霾的日子。上午11时,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与我最爱的人,溘然长逝、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她就是我的母亲。

2008年以来母亲患有几种疾病,但都坚强的挺了过来。最后的16个月完全不能下床,再最后几个月竟然不能自主翻身,瘦的皮包骨头,浑身无处不痛,但仍然顽强的坚持着,直挺到86岁另18天,走完生命的全部里程。

我是母亲生的第五个孩子,也是最大的孩子。

母亲一生生过10个孩子,实际只存活4个,其余均患新生儿破伤风或因出天花而夭折。我的姐姐就是因前4个孩子未成活才抱养的。想来母亲一生受尽了苦难,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虽然我已经是63岁年纪,并有了两个外孙的人了,但离开母亲,悲痛到了极点。整天被悲痛笼罩着,无以复加。以致头几天竟不敢进母亲的卧室,一进去就想到她在时的情形。

2002年父亲病危时,我和姐妹们也是非常地悲痛,在医院无所顾忌地放声痛哭,但也没有母亲逝世所带来的悲哀更甚。

2008年11月母亲被确诊患直肠癌,非做手术不可。听到这一结果我整天以泪洗面,常常泪湿枕头。在和有关亲戚及医务人员反复讨论后,决定年纪大不宜做手术,进行化学治疗。

早就知道化疗有很大的副作用。当化疗药物将要流进母亲血管的一刻,我连呼吸都屏住了,生怕母亲受不了。还算好,顺利过了化疗关,继而又闯过了后期评估关,坚强渡过了十年。而后2013年11月的严重冠心病住院,再次把我们兄妹们的心提到嗓子眼上。

母亲一大早因呼吸不畅住进医院。经检查,医生告知,肺部有积液,怀疑有新生物,建议转院。当时我联想到也可能是原有的直肠癌扩散,如果检查无误,将是严重问题。这年母亲已81岁高龄,简直是五雷轰顶,猝不及防。

和妹妹商议并告知医生,就地积极治疗,争取最好的结果。还好经18天医治,母亲福大命大,战胜危机,积液全部吸收,未见新生物。

前多年,母亲就老说,年轻时她有严重神经衰弱,想着自己连40岁都活不到,不曾想竟活过了80多岁。

母亲虽没文化,却是位聪慧过人、记忆力极强、看问题尖锐且观点独到、做任何事绝不轻言放弃的人。无论地里活,家里活,样样能行。纺线织布,缝衣做饭都是好手。论起持家过日子样样都很在行。

五爸曾经说过:“二嫂饭做的就是好!”竞惹得几位妯娌不悦。

我常想,都是亲生父母,为啥对母亲特别上心?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大妹妹一言中的,因为父亲走了,还有母亲!虽然父母共同当家,父母一生配合默契、珠联璧合,其实父亲仍是家庭主要的精神支柱。但在父亲逝世后,还有母亲健在!有母亲在,我们还是有妈的孩子。回家叫一声“妈!”就能有人答应。

母亲在我依然年轻!

妻子常常说我“60多岁的人了,老像个孩子,没个正经样。”我自豪的回答:“我永远是母亲的孩子!”

母亲瘫痪后,恰好我也退休在家。说老实话,说伺候老人不辛苦是假话,经常一夜起来7、8次,母亲喊一声,赶快过去看看,被子盖好了没有?不会掉床下了?刚躺下还没睡着,母亲又有响动,再累、再难受还要爬起来看看。

有次我正在二楼上网,忽听“咚”的一声响,立刻冲向一楼,只见母亲从椅子上摔倒在地,妻子和儿子在旁束手无策。我一下把母亲抱回卧室。好在并无大碍,只是虚惊一场。

我患失眠已有41年历史。但对于照顾母亲,纵然再烦燥、疲惫或身体不适,只要听到母亲喊,立刻就得赶紧爬起。有时就一下子本能地跳了起来。(当然我也深知:60多岁的人了,起床应慢一些。)有时我奋力扶她坐起吃饭时,如若她生气时,就连打带骂。(尽管打不着)没办法,该干啥还得继续干。

自从母亲患老年痴呆后,我们已不能顺畅交流。一是母亲听力差,对其说话需要大声。再则得痴呆后思维不正常,常常产生幻听。还有,一生轻易不骂人的母亲动不动就骂人,让我无法应对。加上后来的大便失禁,我曾一天为她洗过3次内裤。瘫痪后,每天换两次尿不湿。这活非我莫属。

农闲时,妹妹来家几天,自然成了我的假期,可以轻松一下了。

对母亲深厚的感情有一个重要原因,我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母亲的特点。这就是:记忆来强,反应快,做事有原则;做任何事都能坚持到底。

还在我16、7岁时,舅舅从外地回家,有时和母亲说话,会让我回避一下。舅舅哪里知道,他刚一离开,母亲就把谈话内容全部告诉了我。母亲知道我和她心灵是完全相通的。在兄妹4人中只有我性格最接近母亲。舅妈几次说过:你和你妈很多特点很接近。

最使我难忘的是,小时爱哭,一哭起来没玩没了,怎么也哄不下。父母亲曾经一夜之间抱着我去两次8里之外的乡医院。他们一看孩子老哭,摸黑步行抱着我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孩子没病,他们央求医生开点药。医生说:“没病开什么药!”回到家又哭得起来,再次上医院……

1980年我因严重失眠引起诸多身体不适,在县医院治疗效果不明显,就和父亲去了西安的大医院检查治疗。去的当晚,母亲到天黑没见我们父子回家,误认为病情严重,晚上和两个妹妹相拥而哭。母亲后来说:“我的心已操碎了!见你有病就怕的不行。”

母亲对我的爱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她一旦有病,及时诊治;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会不遗余力,绝不拖延。有时母亲夜里咳嗽两声,第二天我会买回药品让她服下,她说我没病呀!我告诉她:“你睡着了,自己不知道。”

母亲对儿女的爱是无私的、毫不保留的、纯粹的。我们对母亲所做的一切都与她给与的不能相提并论。在安葬母亲的讲话中,我对在场的所有人大声说;只要我们还有条件赡养父母,孝敬父母,就要当尽心尽力履行自己义务。我们做的再多再好,都不及母亲所给予我们的。行动起来吧,不要留下遗憾!

成都癫痫治疗好医院癫痫病患者有时候尖是怎么回事癫痫发作该怎么来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