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家】想起奶奶,想起家(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人生烟雨几重,文字牵念几许,家,始终是温暖的港湾,家人,始终是心头的牵挂。无论在与不在,念起,就是温暖,温馨。

——题记

想起奶奶,便会想起家,想起家,便会想起奶奶。

奶奶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了,可我总是会想起她,想起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光,想起记忆中的家。

时光真的很残忍,带走我们很多东西,覆盖了我们很多记忆。穿越岁月的轨迹,我仿佛看见奶奶坐在那个小院子里,戴着一副眼镜,神情专注地一针一线为远方的儿子绣鞋垫。

奶奶有四个儿子,三个儿子在身边,一个从十八岁当兵就留在了部队,后来转业留在了城市。那就是三伯伯。在我的记忆中,三伯伯很少回家,几乎三四年不回家一次。以前在部队,都是探亲假回来。后来,工作了,却很少回老家。奶奶谁都不想,因为他们都在身边,唯独想念三儿子。这份思念那么深刻,在她最后的日子里,三伯伯也最终没能赶上见她最后一面,不能忘记的是,奶奶夜夜喊的是他的名字……

奶奶是个干净利索的女人。虽然受封建思想的毒害,被裹了脚。但奶奶每天都会把自己梳洗干净,整得利利索索。她的头发一定会梳理得光滑,而后在脑后盘起发髻。她喜欢穿着蓝色偏襟衣服,自己缝制的宽裤子,然后用捆腿布慢慢缠裹,就像部队的人那样把裤腿一层层的裹紧。脚下也是自己缝制的鞋子。每天早晨,奶奶会早起,梳洗一番之后,迈着三寸金莲,去厨房点燃第一缕炊烟。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是从爷爷去世之后,和我们家住在一起的。爷爷去世早,好像在我五六岁的时候离开的。在我的印象里,爷爷的记忆很模糊。而奶奶,却给我很深的印记。

我家的院子不大,座落着一座老屋,面朝南,为堂屋,三间。属于很陈旧的那种房子,大蓝砖,蓝瓦,房间里是土界墙。房顶是木头大梁,檩条。房子虽然破旧,但冬暖夏凉。记载着我童年快乐的时光。老屋见证着我的成长,我的欢笑。也见证着家的温暖和沧桑。

在院子的西边,盖起一座西屋,两间。犹记得,在西屋盖好的那一年,家里添了弟弟。从此,家里有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妹妹,加上我,一共七口人。

院子里还有一棵老椿树,从我记事起,这棵树就在这个院子里。每年夏天,我们都会扫干净院子,把桌子搬到椿树底下,享受椿树为我们带来的夏日清凉,在树下一起吃晚饭。

那个时候,经常停电。每到晚上,只能看着月光感受一点明亮。或者点一盏煤油灯,趴在桌子上把作业写完。我和奶奶妹妹在西屋居住。每个晚上,奶奶在我们入睡前,都会给我们讲故事,讲古老的戏剧。虽然那个时候,我听不懂奶奶讲的是什么,但那些故事却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在我的床头,贴了几张画,画中的花木兰,穆桂英,樊梨花,都是奶奶所讲的故事里的人物,在我小小年纪里,就很崇拜这些巾帼英雄。而每一个有故事的晚上,我都会在奶奶的故事里沉沉地睡去。

奶奶还会教我们很多歌谣,比如:大公鸡,窝门墩,门墩上坐个傻小子,傻小子在想啥,傻小子偷偷想媳妇。虽然不太懂傻小子为什么会想媳妇,但这些歌谣给我们带来快乐,我学会了就会和小伙伴说,而小伙伴学会了,我们大家就会一起念,念给那些傻小子,看着他们傻呵呵地笑,我们就念的更加起劲。直到听见奶奶喊我回家吃饭,我们才会一哄而散。

我家所居住的那条小巷,被称为老胡同。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称呼,也许这条小巷在村子里很古老,很陈旧。邻居之间隔了一条路,分居在小巷里。东边五六家,西边五六家,斜对门。都是可以往下落土的土院墙,木门,推一下,会发出咯吱的响声。离开那里很久了,我想,如果此时回去推开那扇木门,会不会推出陈年过往呢?那斑驳的古墙,那生锈的门锁,会给我怎样的心情呢?我多么希望,当我打开门,看见奶奶,笑着迎接远方的孙女儿回家……

每到麦收或者秋收,家里就会很忙。而爸爸因为在小镇上上班,家里的活全靠妈妈一个人忙活。奶奶是不能干重劳力的人。只能在家里做饭。每次放学,看见奶奶端着和好的面,去邻居家压面条,我就会扔下书包,跟她去,我喜欢听压面机吱吱呀呀的响声,也想帮奶奶出点力气,奶奶毕竟年迈了。压好面条,回来帮她烧火。在那个特殊的岁月里,奶奶教会了我做饭。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包饺子,奶奶还教会我擀饺子皮,包饺子。

奶奶是个慈祥的人。为人和蔼可亲。在我的印象里,奶奶一直都是那慈祥的面容。两道善眉,眼睛炯炯有神,一笑给人一种亲切感。村子里和奶奶同龄的那几个奶奶,常常会来找奶奶玩古牌,也就是古老的扑克。类似现在的麻将。看着她们玩得不亦乐乎,有时候,我也会和她们玩几把。常常是输了的给对方玉米粒,或者一分钱。记得那一年过年,我们一大家人在一起玩,有从部队探亲回来的二伯伯家的三哥哥。奶奶看见三哥哥就想起三伯伯,三哥哥为了让奶奶开心,于是来了一次家庭玩古牌。奶奶玩牌就会忘记三伯伯,我们都会故意让奶奶赢了,只想奶奶能开心一些……

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奶奶会那么想念自己的儿子,明明身边有三个,还要去想。后来,我才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这三个儿子在身边,没有了距离,天天见,也就没有那份思念。而三伯伯从十八岁离开家,就很少回家,教她如何不想他!而当我做了母亲,我才知道,无论孩子多大,在母亲眼里都还是孩子。就像远离家门的三伯伯,在奶奶心里,永远只是一个孩子,是她一生的牵挂和惦记。可是,她从不强求三伯伯必须回家,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工作忙,人在外,身不由己……

奶奶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的三儿子。亲手为他缝制鞋垫,让我帮她画上花,她就坐在房檐下,绣了春,绣了夏,又绣了秋,绣了雪花……奶奶实在想念自己的儿子,在她八十四岁那年,三伯伯把奶奶接到了城里居住了一段时间。可是,没过多久,奶奶就吵吵着要回家。三伯伯只好把奶奶送回家。

奶奶回来说,还是家里好。家里的孙子孙女亲,吃西瓜总会先给我拿一块。而三儿家的那个,就知道自己吃……其实,也不怪城里的孙子,这么多年,三伯伯家的那个弟弟就回来两次,在他的生活里,在他的印记里,没有老家,没有奶奶……而我们不一样,和奶奶朝夕相处,自然就多了这份亲情。

“你呀,不会享福,三儿那里多好了,高楼大厦。”“错了,老嫂子,高楼大厦住不习惯,没人和我说话,不能串门。闷。还是家里好。随便。想去哪去哪。”

奶奶回来再也没有说要去城里。三伯伯给奶奶扛回来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从此,我家小院子里更热闹了。因为那个时候村子里电视机很少。我们胡同的邻居都会在吃过晚饭搬着凳子在我们院子里看电视。因为屋子小,人多坐不下。爸爸就把椅子摞在一起,把电视机放到上面,放到门口,这样大家坐在椿树底下就可以一起看电视剧。看到好笑的地方,院子里就会响起阵阵欢声笑语。

而在我们家,上了学的弟弟,总是喜欢看电视,不想写作业。于是,我便用一首顺口溜打趣他:电视迷,电视迷,光看电视不学习,老师问你一加一,你说等个电视机。”弟弟常常会对奶奶说“你看姐姐又笑话我。”奶奶笑笑拍拍他的头,不说我们,反而让弟弟写作业去。弟弟无奈的翘着小嘴,嘟噜着极不情愿地去写作业。

时光飞逝,在我们渐渐长大的同时,奶奶越来越老。

奶奶,一个亲切的称呼,一个温暖的人,给我呵护,给我关怀,伴我成长。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眼不花耳不聋,九十多岁还能生活自理,九十四岁那年无疾而终。走得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我想,奶奶应该是幸福的,因为有我们这些爱她的子孙,奶奶唯一遗憾的是,生命里唯一牵挂的儿子没能见上最后一面,留下了那一声声真切的呼唤……

奶奶,在我生命里一个重要的人,无论她走了多久,依然在心里,那些流年的过往,念起,就是温暖。

想起奶奶,就会想起家,想起家,就会想起奶奶……

沈阳治疗癫痫哪家好呢汉中哪里有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郑州市有看癫痫的好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