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闲话酒味人生(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回首人生四十年,可以说最起码有二十年的岁月与酒有缘。喝了二十年,醉了二十年,吐了二十年,闹了二十年,也丢丑丢了二十年。对酒,凭心而论,我真是又爱又恨。爱者,酒桌上结交了许多朋友,办成了很多事。恨者,喝酒误事、伤身、甚至伤人、丢人还不自知。归根到底我还只能无奈地说:我恨酒也离不开酒。

想当年,刚刚走上社会的时候,还属于一介文弱书生,一二两酒都能喝醉我,闻见酒味都感觉不爽,真是不胜酒力。可是到了一九九四年秋季,农职中撤并,我们这些教农业课的教师被分流到乡政府上班,算借调。从那时起,我的工作就是经常跟着包片领导下队。工作之余,经常和乡村干部一起去吃派饭,主人出于礼貌,往往饭菜准备的比较丰盛,尤其酒是少不了的,喝酒的次数也就渐次多了起来。

记得有一次聚餐,大家都酒兴正高,一时间吆五喝六的猜拳声一个比一个洪亮,酒也杯杯见底,气氛甚是热烈,而我闻着酒味都愁,根本无力海饮。可能是酒有点高的缘故吧,包片领导红着脸膛,高喉咙大嗓子地对我说:“年轻人,在乡镇干事,能不能工作就看你能不能喝酒,大胆地喝,酒量是练出来的。”虽然我从心里并不认同他的说法,但迫于无奈,只得硬着头皮陪着喝。头几杯下肚以后,喉咙里火辣辣的,肚子里也感觉拧着拧着疼,再后来,眼睛看人都是双影,胃里面一直咕嘟咕嘟往上泛,天和地都是旋转的,只得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去。可还未等寻到方便之所,酒饭就呈喷射状呕了出来,浑身一下子变得软绵绵的,像散了架似的。好在吐过之后,心里感觉稍微舒服了一点,人却还是昏昏沉沉的,就赶紧爬到炕上闭上眼睛迷糊一阵。谁知刚开始总是晕的云里雾里,不敢睁眼,睡着睡着就稀里糊涂进入了梦乡。直到一觉睡到天都快黑了,人才算清醒过来,可头还是觉得木愣愣的,就赶紧骑上车子回家了。

俗话说:“上了贼船就由不得你了”。从此以后,就算真正与酒打上了交道。从那以后,每逢下队无论在干部家里,或者是那户人家的红白事上,只要聚餐就要饮酒。最初我依旧用的是小酒杯,畏畏缩缩地、战战兢兢地应着酒官,基本上勉强能应付。后来逐渐适应之后,只要一上酒桌,领导说:每人先干一罐头瓶子,再转“官”(指酒桌上的酒官)。酒官发话了,不喝也得喝,也是由于没有酒量的缘故,几乎在半年的时间里,我每喝必吐,几乎都快要把胃子吐出来了。半年后,吐得少了,慢慢地我先喝一盖碗酒,而后再转官,也能轻松胜任了。

乡政府工作两年,书没翻过一页,烟抽上了,酒量练得能上桌了,麻将也学会了,可以说五毒里面最起码占了三毒了,可是在领导心目中,我是否也算能工作了,心中依然没底。

两年中,计划生育我也跟上翻过墙头,把节育对象连拉带拖带到乡政府,她在床上睡着,我们坐在凳子上陪着,说说话话一直熬到天亮。催粮要款时我主动给农户义务修剪果树,农户们感念我的勤快,也没怎么折腾我。领导交代的惠农服务任务,我们一帮人在没人给一杯水,没人给一口馍的窘境中,甚至有人嫌我们把他们果树的花剪了,说出很粗野的话,我们愣是按照技术规程完成了任务。最后,乡上的书记对我说:“好好干,咱们乡正好缺像你这样有文凭有技术的骨干。”这样看来,这工作的好与坏,其实是实实在在地干出来的啊。

在乡政府整整效力两年,因为九五年粮食歉收,邻居的粮食被强装,架子车轮子也被扛走了,所以她就在我家门前的“牙杈骨台台”上整整骂了三天,虽然不是针对我的,但是我觉得干这活也太有点埋汰人了,看来咱天世的不是当行政干部的料。到了九五年秋季,教育局一纸调令,我就又重操旧业,执起了教鞭。只是学的是林学专业,教的却是小学毕业班语文,其实也真算是不伦不类吧。

回到教育岗位上以后,喝酒就没那么频繁了。只是似乎那两年的培养很有成效,走在街道上,听见酒馆里有人划拳喝酒,心里就痒痒的,闻见酒都有一股香味,也想活动活动指头,一展酒场上的豪情。九七年被组织委任为一校之长,从此一气子干了十几年,教学之余应酬稍有渐多,酒又喝得频繁起来。上级领导检查工作,完事之后得请一顿便饭,肯定得喝点小酒,暖暖领导的心。到了教师节,为了给教职工争取点赞助,还得联系村上领导,礼物送到了,出于礼貌又得请人家餐馆一聚。而村上的领导大都很能喝,要让他们喝尽兴,那就得死命地陪着,好多次咱们自己都醉得一塌糊涂,人家领导们还在喝。酒足饭饱一场乐呵,也就赚个头昏脑涨,翻肠倒胃——自个难受。

记得有一年,也是教师节,村上的领导早饭后就拿了400元来给我们祝节,因为当地没有饭馆,所以约好下午一块去另一个镇上吃饭。谁知下午连村干部加上乡上的包村干部将近十个人,和我们几个教师,光出租车来来去去就拉了好几趟。正好那天我的心脏不太舒服,不作陪又说不过去,无奈之下找同事寻了几粒速效救心丸吃上,好歹临走时心脏基本恢复正常。到了酒店,出于礼貌,让客人点菜,齐了,开喝,一下子就喝了个昏天黑地,我那天最起码陪着客人喝了一斤多白酒,愣是醉的不省人事,可领导们个个诳话满嘴,兴高采烈,还要上菜,还要好酒。也多亏我醉了,没人陪他们了,席口也就散了。后来会计给我汇报,总共花了八百多——哈哈,“真是燃面馍馍沾底了”啊。

从那以后,我就借口心脏不好,医生不叫喝酒,任你咋劝,就是不喝,还要装出一副有病的架势,久而久之,还真有效,饭桌上再没人劝酒了。

校长当愁了,就不想干了,有两个原因:一是事务性工作太烦人,光这些差事都难以应付,教学工作投入的精力倒变少了。二是烦那太多的应酬。不当校长了,酒就喝得少了,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现在也喝酒,也就是和亲近的朋友在一块了,乘兴喝酒助兴,联络联络感情。可是自从年过四十以后,一喝就醉,醉了就胡说乱道,甚至胡打乱闹,经常丢人,弄得清醒了以后在朋友面前好没面子。虽则没人深入计较这些过错,但自己也得注意形象。鉴于此,今后凡朋友相聚,能少喝就少喝,能不喝酒不喝。

为朋友之谊,也为了身体健康,在此敬请各位同好一定出于爱护、关心的心态,上了酒场别再硬是劝我喝酒了。

——2013年1月20日夜于家中

癫痫病如何治疗好北京哪治疗癫痫好天津市癫痫医院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