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秋日风景(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景观

季节的脚步已经踏进冬日的门槛,心的躁动却一天比一天更热烈。那种对秋的依恋隐隐揪紧着神经,时时牵念着野外那些苍茫了的秋色,令梦也跟着火热起来。终于有一天,捡了一个阳光还算温暖的周末,去感受暮秋横扫郊野的酣畅。

茂密的水杉林

出城向西,行走大约二十公里的路程,就能看见河堤畔有一处水杉林。它是旅伴带给我的第一道惊喜。

车子拐向林间小路,停在一径分割的浓荫深处,霎时被衰草淹没。

这一大片茂密的水杉林遮天蔽日,那些高耸的杉树接入云端,一株株挺拔伟岸,俨然是树中的伟丈夫,绝不含半分媚骨,给人以正直向上的活力。你若想看得到树梢,须仰视成九十度的角方能可见。昂首间,几只白鹭扑棱着翼翅从树梢的缝隙间穿越,发出欢快的鸣叫。这些智慧的鸟儿,它们将巢安在枝丫树杈间,双栖双飞,尽情安享这一片辽阔的宁静与惬意。除了风,它们成了这片王国的主宰。

顽皮的苍耳太过热情了,它们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衣裙,试图让我将它们带出这一片天地,去感受外界的光藵与精彩。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初冬的季节,它们的叶片已经被风霜打落,凋败成稀疏斑驳的样子,一定在不久前,曾经绿意盎然的装扮过这一片净土。它们恣意的疯长,尽情的怒放,尽兴的粉饰这密林中的每一处角落。它们摇动着缀满碎花的藤蔓,在清风里欢快的舞蹈。正是由于现在这些茂盛的根基的给养,刺球般的小果实才得以结的这样坚挺饱满。

这些被秋风施过魔咒的丛林小精灵。用它特有的方式,与跟它亲密的接触者握别,却在不经意间忘记了松手。直到你一颗一颗的摘下来,才能脱开它小手的握别。

这境地让人心宁气静。

水杉的落叶厚厚的铺洒了一地,似柔软的地毯。漫步林间,一双手牵着另一双手,缓缓走在倒地的枯木上,一幅温馨浪漫的风雅图,顺着枯木的延伸缓缓铺展。那一刻,心醉如醇,愿意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穿越四季轮回,从烂漫的花季一直走到迟暮的垂年,仍不忍放手。

累了,坐下来听清风低吟、看太阳自缝隙间洒落,透过枝叶摇织的斑驳疏影,鸟儿从枝丫间穿过。松林的针叶盘旋着坠地,轻盈而优雅。这样想着,竟然觉得自己也成了一只快乐的白鹭,将巢安在风枝摇摆的高处,独享这一世摇曳的悠闲。

河滩的风景

走近浅浅的河滩。儿时的记忆犹如黑白的光片,由模糊到清晰直至被阳光涂得色彩斑斓。几根茅草的根茎,牵出了沉积心底的甘甜。顺手扯下一根,放在嘴里咂嚼,微微的甘甜迅速将我带回到快乐的童年。也是这样的沙滩,也是这种茅草的根茎,童年的玩伴瞄着腰,一株株连根拔起,放在河水中去蘸洗,然后你一根我一节,送到嘴里慢慢品嚼,各自品着清香,也品着共有的快乐。

一堆凹下的沙圈,依稀记得在它的下面,一定还隐藏着一只小小的沙虫。在距离圈心大约两指的距离,手指从侧面斜斜的插入底部,仅用一根手指就可以轻松的挑出藏在沙圈下面酣睡的小沙虫,看着它惊醒后仓皇的逃走,在指掌间爬动,轻轻一拢,又折回到掌心。这种近乎残忍的游戏让玩伴们乐此不疲。直到夕阳贴近山巅,河心的波纹被染成红彤的颜色,才想起归家的路。此刻,村子里的炊烟袅袅的飘在房顶,大人们呼唤着孩子的乳名,声音和风一样在大街小巷流淌。

河蚌的贝壳散落在岸滩,一瓣一瓣闪着银色的光澜,是否有河蟹寄居在里面。我弯腰捡起一片,无意间又捡回一段支离的童年。那时,大人们搽脸用的雪花膏就是用这种蚌壳盛装着。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扮家家,将母亲的雪花膏偷来给大家涂满脸,又从门膀上撕下几片春联的红纸片,沾上水涂抹在唇上,唇立刻就变得鲜红艳丽起来,再点上眉心,抹上腮红,野外采来的野花插了满头,妆扮成小小的新娘。正当大家热热闹闹“吹吹打打 ”正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母亲回来了,她看到我们一张张脸上那滑稽的样子,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结果,我那天的晚餐差一点就泡了汤,好歹等家里人都吃完,才得以坐下来吃了个半饱。虽说毁了母亲的一盒雪花膏 ,换来一个饥饿的夜晚,但蚌壳带给我的美丽仍然停留在了心灵的最深处。

溪流与鸥鹭

转过一道弯,一条支流踏歌而来。像是赤脚顽皮的孩子唱着歌踢踏着水流恣意的玩耍,溅起一朵朵浪花。弯弯的水道由上游的众水支流汇聚而成,它们汇流在一处,恰被一块巨石阻挡了去。在窄窄的出口处形成一股澎湃的激流。水花高高的溅起,拍打着巨石,发出欢快的呐喊,转过弯儿又匆匆的溜走。令人的心潮也跟着敲击出澎湃的韵律。

远处清风送来水鸟的鸣唱。它们从头顶盘旋而过,停落在浅水中歇息,高高的长腿立定在水里,将长长的脖颈盘成半个圈儿,再将尖尖的咀插进背部的羽毛里,悠闲的小憩。

在河水的上游,水流缓浅处,两只红色的水鸟交颈而立。它们在亲昵的呢喃,表达着温柔的情意。落霞的光辉染红了西山脚下的河床,夕阳似一团火盘,架在西山的肩头燃烧,同时也烤红了周边的云,火烧云就这样挂上了天际,似滴血的玫瑰灿烂绽放,欲赶在夕阳沉没前做最精彩的舒展。忽然,火盘一不小心从西山的肩上滑落,自背部缓缓的向下滑去,渐渐被它那宽厚的背影阻挡住。

夕阳下的山峦

离河滩不远处有一座山。山峦突兀,怪石嶙峋,盘踞了整座山腰。几棵高大的柿树要数这个季节里山中最亮丽的风景了。一颗颗黄灿灿小灯笼似的山柿挂在枝头。山风吹来,它们扭动着圆滚的腰身,踏着风的韵律翩翩舞蹈,引来飞鸟山雀们垂涎的追啄,更引得我这个登山客的惊喜。弯腰捡起几个石块对着高挂的小灯笼远远地掷过去,果实就这样应击而落。眼睁睁看着它滚落下去,跌落到了石崖下,没法捡拾了。心里深感惋惜的同时又不禁疑惑,这么高大的树干,这么陡峭的山石,柿树的主人是如何采摘这些果实的呢。同行的旅伴告诉我,往年,山里人的生活清贫,这些柿子是他们经济来源的一部分,他们将网兜和镰子绑在长长的竹竿上,镰刀削下的柿子就会落进网兜里,毫发无损。他们将小心翼翼采到的柿子收进箩筐,然后再运到城里或者集市上去换钱。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现在这些柿子没人来采了, 反倒成了妆缀山峦的一道风景,供鸟儿饱餐的一道天然美食。

一群山羊咩咩的叫着,从山顶上冲下来,前后看不到牧羊人的影子。它们好似一群没人看管的闲客,靠着领头羊的带动,动作敏捷而且熟知路线,看着它们轻快的从我身边走过,转眼消失在山脚的沟洼壑道里去了。

从山顶下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两旁的村落里已经灯火点点,走在安静的乡村柏油路上,邓丽君的那首《何日君再来》深情的荡满车厢:“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我想,我们的再见不会太久,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我还会重顾这片山野,来欣赏它那别样的风采。

甘肃治疗癫痫哪个医院最好沈阳的癫痫病医院西安哪家医院看癫痫比较专业?郑州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