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深情缅怀,并且永远铭记(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恐怖小说

77年前,卢沟桥畔正义反击的枪声点燃全面抗日的烽火!八年抗战,多少中华儿女前赴后继血洒疆场,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壮歌和平民义举在神州大地回响、流传!从湖南湘乡一个教育名门里走出的齐家兄妹,为担负国家苦难和捍卫民族尊严而奉献出满腔赤忱与青春年华,堪称千千万万保家卫国的仁人志士的杰出代表。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的英名和事迹却长期鲜为人知。今天就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一起走近这两个高贵圣洁的灵魂,感受他们的浩然正气和侠骨仁心,并献上大家的一瓣心香。

一、齐学启:铸造“哀兵之剑”的热血书生

在常人眼里,一个风华正茂满腹经纶的清华才子,一柄担负杀敌卫国使命的“哀兵之剑”,似乎难以联系在一起。然而,在大敌当前全民抗战的峥嵘岁月,两者却珠联璧合地成就了一段光耀千秋的传奇。

这柄“利剑”原名财政部盐务局缉私总队,即后来打出国威扬名海外的精锐之师——中国远征军第66军新编38师。洗雪国恨家仇是它的魂魄,敢为天下先的湖湘子弟是它的主要材质,它诞生在长沙岳麓山脚下原清华大学南迁的校区内(现中南大学),磨砺淬炼于贵州都匀的崇山峻岭之中。当1942年日军以凶猛的攻势侵入缅甸,企图切断盟国与中国的补给线滇缅公路,并扬言要与德国纳粹会师中东之际,它出鞘亮剑的时候到了!剑锋所指无坚不摧,令不可一世的残暴日寇闻风丧胆,而锻造这柄“利剑”的是几位中国儒将,其中就包括投笔从戎的热血书生——齐学启。

齐学启的父亲齐璜是湖南最早一批向海外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俊彦之一,从日本留学归来,认准教育兴国这条道路,在家乡变卖田产,废庙宇,兴办速成师范学校,惠及三湘,徐特立、谢觉哉、刘少奇等曾就读于此。齐学启自幼聪颖好学,加之学贯中西的慈父的谆谆教诲,使得他在同学少年中脱颖而出,年及弱冠考入清华学校,和广大师生一道投身到“五四”爱国运动“外抗强权,内除国贼”的洪流中,从此立下了救国之志。大学毕业即赴美留学。临行前,父亲嘱其攻电气或冶炼,以遂其未成之志。但他有感于祖国处在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的危险境况,认为:“中国如此现状,国不成国,何以谈建设?”几经辗转,他如愿考入诺维琪骑兵学校,准备以武报效国家。1929年初家父病逝,为奉养年迈的母亲,他提前回国,先后执教于清华大学、湖南大学和浙江大学,期间曾改入军界,参加过淞沪抗战。有人称他“提笔做教授,立马杀倭寇”。“七?七”事变爆发后,齐学启重返军队,随军转徙于鄂湘黔各地,但其抗日救国之志难以施展,甚为失望。1938年春,和他“九载同窗,情逾手足”的孙立人将军奉命组建新军,一声召唤让他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

时势造英雄。等待齐学启的不仅是一条联手“铸剑”之路,还有两场意义重大的考验——

第一个“考场”设在缅甸的仁安羌。

熟悉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人,一定知道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取得的第一次战绩辉煌的“亮剑”行动——仁安羌大捷。1942年4月中旬,英军第一师和战车第一营数千人被日军围困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绝境,早已丧失斗志,苦盼救援。中国远征军第66军新编38师少校副师长齐学启麾下的113团临危受命,在他和孙立人师长并肩指挥下,刘放吾团长带领这支不足千人的精兵强将以机智灵活的战术和锐不可当的战斗力,迅速击败一个十倍于己的日军师团,毙敌1200余人,我方3营营长张琦英勇牺牲,少数士兵伤亡,成功解救英军7000余人,以及被日军俘虏的英军、美国传教士和多国新闻记者共500余人。这些虎口余生的英军和战俘一路对中国军人竖起大拇指,用英语高呼:“中国万岁!中国万岁!”

仁安羌大捷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震惊欧美,新编38师师长孙立人获得“大英帝国司令勋章”等殊荣,从此名扬天下。而另一重要功臣齐学启也因此登上其军旅生涯的巅峰,可不久之后他却突然从战场上失踪了。

命运将他推上了另一个炼狱般险恶的“考场”——仰光战俘营。

在一次战役间歇,爱兵如子的齐将军去第5军野战医院看望部下十几名负伤官兵。这些人见到齐副师长,悲喜交集,异口同声要求随他行动。齐学启看到他们的凄情惨状,听到他们的请求,热泪夺眶而出,慨然答应。这时敌军大力增援后,猛攻113团阵地。在激战中,齐学启与师长孙立人和113团均失去联络,情况万分危急,他果断决定同伤病员一起由山林中觅路西进,去追寻转进的师部。半路突有日寇追来,在敌众我寡的拼死抵抗中他不幸身负重伤,被俘后囚于仰光集中营。

南京汪伪政府得知此事,立即派伪陆军部长叶蓬带领过去与齐将军相识的伪军官一行12人,赶到仰光劝降,威逼利诱,无所不用。齐学启怒声斥责:“尔等靦颜事仇,认贼作父,不知人间有羞耻事,夫复何言!”“速去!”叶蓬等人又以个人名义馈送名贵物品,多次设宴招降,均遭到齐的严词拒绝。

齐学启等人每日白天开荒耕种,十分劳累,凶残的鬼子还屡屡暴行相加,但他对此悲惨遭遇怡然处之,大有文天祥“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的气概。夜晚,他主动向难友教英语、算数、以及理化等文化知识。对他的乐观精神和服务热情,同囚数百人莫不钦佩感动。

1945年2月,缅甸北部日军节节败退,侵略者末日将至。几个卑劣的变节者害怕齐学启将来揭发其丑行,萌发杀人灭口的恶念。他们投毒谋害未遂后,一天深夜趁齐学启如厕时将他严重刺伤。由于伤及内脏,日军又未积极救护,伤口发炎溃烂,病情恶化。同囚一位英军上校军医,想尽办法找来一些药品,请为将军施行手术,竟遭日寇制止。在他弥留之际,300多名盟军被俘官兵环绕草棚跪下为他祈祷。3月13日晚上,一代英杰齐学启走完了他43年的人生。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齐学启在战俘营常吟诵这句千古绝唱,借以自勉。面对威逼利诱和酷刑摧残,他用自己的赤胆忠心和铮铮傲骨,演绎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正气歌》,赢得百世流芳的英名。

1938年某日傍晚,在长沙组建新军的孙立人和齐学启忙完一天的事务后,一同散步至岳麓山后山坡一棵古樟树下驻足良久,聆听云麓宫飘来的清扬的钟声,眺望一弯湘江碧水缓缓流淌,静谧的树林里洋溢着花木清香,宿鸟归巢,鸣虫低吟……世界如果没有战争的阴霾和魔爪,同眼前景象一样平静祥和,该有多好!两位昔日的清华同窗好友,而今重任在肩意气风发的将军海阔天空地畅谈着。齐学启身形微胖面目和善,他戴一副圆圆的水晶眼镜,像一位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他言谈中突然冒出一句玩笑话:“仲能兄,你我学业始于清华,今日起兵于清华,他日学启若沙场殉国,希望薄葬于此清华后山,此乃三生有幸也!”

不料一语成谶。九年后即1947年的金秋时节,孙立人将军遵从挚友遗愿,护送被追授陆军中将的齐学启的忠骸归葬于此。

一杯黄土,再为岳麓名山,湖湘胜地,留下一份历史的厚重。齐将军长眠之地在禹王碑下,与民国元勋黄兴、蔡锷陵墓隔垅相望。林木苍翠鸟语花香,悠扬的钟声和浩荡的江流,陪伴着将军的英灵,一如70多年前他率部离去之日。只是人间发生了沧桑巨变,还有,我们正享受着他和千千万万中华英烈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这一片和平安定的天空。

二、齐新:用大爱守护难童的美丽“天使”

1939年9月某日,一位仪表清秀端庄而神情略显疲惫的年轻女子带领数百名难童乘船逃离战火纷飞的长沙,在湘潭突遭敌机轰炸,船靠岸避险,但闻水面和堤坝上一片爆炸声和惊恐的呼救声。敌机飞走后,女士立即组织孩子们登船。这时不远处传来幼童凄惨的哭喊声,她叮嘱几句,把任务交给几名同事,急忙跑过去。她看到敌机投下的炸弹弹坑旁,两个幼儿正伏在两具倒在血泊中的遗体身上喊着爸爸!妈妈!她向围观者打听才知道,这是一家安徽籍难民。日寇丧心病狂地向逃难人群投下罪恶的炸弹,夫妻两人以身体护住一双儿女……女士闻之落泪,决心收养这对幸存的姐弟孤儿。她上前从地上一手抱起两岁的男孩,再牵住四岁女孩,亲切地说:“乖!乖!姑姑带你们回家”。同时面向周围的民众鞠一躬,郑重承诺:“我们是战时难童保育院的,我向大家保证,一定把姐弟两人抚养长大,还要教他们永远铭记这国恨家仇!”

这位女士就是齐学启将军的胞妹——齐新。她毕业于湖南大学,目睹吾土吾民遭到日寇兽行蹂躏的惨状,义愤填膺地走下中学讲台,欲随兄长齐学启奔赴杀敌疆场。不久“文夕大火”老母病逝的噩耗传到贵州都均,她含泪辞别大哥,长途跋涉匆匆赶回长沙。在浩劫之后的长沙街头,她看到许多与亲人失散而无家可归衣食无着的儿童,心痛不已。她在安葬老母之后,毅然倾尽家中所有,收留了不少流浪儿童,她的义举赢得社会广泛的赞誉。

自日寇铁蹄践踏神州大地以来,山河喋血国破家亡,造成无数花朵一样稚嫩可爱的少年儿童饱受颠沛流离饥寒交迫的摧残。为了维护我民族血脉之传承和人道之尊严,时任国民政府政治部副主任的周恩来,倡议并亲自联络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中知名爱国人士,联名上书建言,于1938年3月获准在武汉成立中国战时儿童保育总会,宋美龄、李德全、邓颖超等担任重要职务。该组织先后在非沦陷区筹建了50多个保育院,在战火编织的血雨腥风下,救助并教养了三万多名难童。

1939年7月,湖南战时儿童第二保育院在长沙成立,各界人士力荐在长沙“文夕”大火后,像天使一样收留街头流浪儿童的齐新参加组建。随后,由撤至重庆的总会聘请齐新为第二保育院院长。艰苦卓绝的长沙会战打响后,日寇兵临城下,敌机常对市区狂轰滥炸。为保难童生命安全,齐新和三名教职工带领三百多名难童,沿湘江向东南方向踏上逃亡之路。他们于1939年10月到达茶陵,沿途又收留了200余名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儿童。本节开头那一幕就是无数真实感人的故事之一。

湖南作为抗战初期的后方基地,相持和战略反攻阶段重要的主战场,广大军民同仇敌忾,用英雄主义气概和钢铁般的意志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史诗。国民政府从1938年至1944年投入一百余万正规军,在湖南组织了六次大会战,累记歼灭、击伤日寇20余万人,重挫其嚣张气焰。它与敌后的抗日游击遥相呼应,阻挡和迟滞了日军向西南大后方的侵略步伐,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建立了卓越功勋。1944年6月,在坚持了五年殊死抵抗后,长沙沦陷。齐新奉令带领第二保育院的500多名难童从茶陵启程向湘南转移,同年9月落脚汝城。

1945年抗战胜利,年底齐新带领这些难童返回长沙。在七年前出发的原点码头,他们悲喜交加的心情难以言表。一群女孩跑上前来,拥抱着齐院长,面朝湘江大声呼喊:“妈妈,我们回家了!”

七度春秋,两千多个日夜,多少苦楚艰难,多少血泪交织,多少刻骨铭心的温情。齐新,这位出生书香世家的文静女子,在国家危亡之秋,用她满腔热血和柔弱的肩膀,担负起“匹夫有责”的大义大德,维护人道尊严,为无数处于绝境的弱小生命撑起一片遮风挡雨的绿荫。

一位记者曾与多位当年的难童如今年届古稀的老人交谈,提起这段往事,他们不停地抚慰眼角的泪痕。他们是千万难民大逃亡中最弱小的生命体,杜甫在“三吏三别”中描绘的苦难,他们都亲历过。日寇制造的枪林弹雨,兵痞、流氓、黑恶势力的侵扰伤害,瘟疫恶疾的偷袭,严寒酷暑的欺凌,居无所炊断粮,所有日寇入侵酿成的恶果,都在疯狂掠夺这个脆弱群体的生存空间。

然而,无论遭受什么磨难,面临怎样的生死存亡的瞬间,在他们身边总有齐妈妈温暖的身影,慈母一样悉心保护、照顾着他们,将一种无疆的大爱洒在他们的心田。

在这位侠骨仁心的奇女子的精神感召下,她的教职团队从3人陆续增至30余人,其中就包括她的妹妹齐觉。在茶陵、汝城,好不容易找到栖身之所,齐新就和同事们开启了难童们新的人生之旅:每一天的生活从朝会唱安娥、张曙创作的《战时儿童保育院院歌》开始,“打回老家……建立新中华”,是他们的励志诗篇。除了读书识字和语数外功课,齐院长和她的团队还特意开设了抗日爱国教育、军事训练、生产劳动等课程,教孩子们勿忘国耻,自强自立,挺起脊梁做人。

历经千辛万苦安顿下来后,苦难留给孩子们的阴影和伤痛,无法从心灵上抹去。每当夜幕降临,在孩子们的宿舍里,常有孩子因思念父母和乡情而低声哭泣,引起一片哭声。齐院长采取种种措施抚慰他们的心理创伤。她要求每个教职工都要做孩子们的亲人、贴心人,课余饭后要到孩子们的生活中去,聊天、讲故事、玩游戏,爬山采野果,还组织小乐队和小剧团。著名作家王西彦特意为他们创作了《逃出牢笼》等剧本。在时局相对稳定时,齐新曾带领小剧团小乐队到茶陵、攸县、耒阳、长沙等地公演,宣传抗日救亡。一位记者报道说:“他们走过了苦难,他们在走向未来!”

武汉最好的癫痫医院癫痫病对女性的危害大吗治疗癫痫病北京哪家医院好武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