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菊韵】醉里看剑乱说吧(赏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励志大全

“乱说吧”是作家许星威在博客里使用的网名。起这名字纯属性之所至事出偶然。那天,报社一位年轻记者拉他加入文学圈,且让他给自己起个网名。星威同意入伙,但取什么名字呢?他思忖道:“人家话说这个、话说那个,说的都是主题;我能说什么?说也是乱说白说,没人听的!”说到这里,突然受了启发,笑道:“干脆就叫‘乱说吧’吧!”

“乱说吧”这网名就此诞生。后来发的文章多了,网名便成了他的笔名。其实在这之前,星威已经是中国作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了。

我与星威相识在同一个文学圈里,因为趣味相投,很快彼此成了朋友。08年搜狐网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文学圈,圈有大小,大点的两三千人,小点的百十人;大家热烘烘地聚在一块‘扎堆取暖’、一块做文学梦,晕晕乎乎地几乎把精力全放在写文章上了。

我和星威同大家一样,积极参与努力写作。星威生活底子厚、热情高、产量多。他发表的文章我几乎每篇都看。星威擅写散文,有时也写小说,写杂文。就文体而言,我还是爱看他的散文。一者散文题材宽泛,世间万物包罗万象没有不能写的。散文可以开阔视野丰富知识。二者散文观点明确情感充沛,写好散文不但能给读者提供艺术享受,还能提高自身文化修养。三者散文不好写,功力不到的写手是写不好散文的。

说星威散文写得好,是有理由的。他的文章和他做人一样,从不做作。那些故作高深,搔首弄姿出卖无知与无耻的人,是耐不住寂寞的,耐不住寂寞的人怎么能写出精致的文章呢?他的又一个特点是他(写得)很理性。表现在思维清晰,笔墨干净,行文不温不火具有难得的亲和力、感召力!

自然,他的文风和他自身修养是分不开的。

星威有个性,但他从不伤害别人;有观点,但他从不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于是很短时间便在文学圈中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与信赖。

这些都是他给我留下的好印象。这些印象一部分来自他的生活积累,一部分源自他笔下那批描写知青生活的文章。读着那些文字,我的心情始终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钳制着,我不得不随着他的叙述走进知青低矮的土坯房,踡缩在大雪肆虐之夜的冷炕上,感受青春和苍狼一同嚎叫的震撼!

我一边读一边流泪。我知道这是文字的力量,出自我的朋友许星威笔下文字的力量。我可以不哭,但我还是哭了,且哭得泪流满面一塌糊涂!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敢看他有关知青生活的文章,我一旦想起那段荒诞滑稽的岁月,便会想到女人分娩时的惨叫,想到“病树前头万木春”那句诗,想到星威的散文。

冷静下来再一想,当女人阵痛结束后,一个新生命诞生了!

当我的朋友转过头来拿起笔,擦干泪水,一部新书诞生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冬天已经来到,春天还会远吗?

冬天里,冰封灞水冰锁辽河,坚韧的柳条在寒风中呼啸,不见一点绿的痕迹;可是春天它在,在许星威和许星威一样的著述者的长卷里,春天正向我们走来!

善良的作家总是要给我们希望和期冀的。

星威离开抚顺前往广东番禺从事新闻工作,不为淘金,是为照顾家中二老,为尽孝。星威的父亲是辽宁人,母亲却是广东人。当年,两个分别来自祖国南海与北疆的热血青年,相聚在同一个部队医院里。朝鲜战争爆发时,又一起被派到朝鲜战场共同经历了战火的洗礼。战后,他们组织了家庭,生下一儿一女。儿子便是星威,女儿是星威妹妹。两位老人在抚顺医院一直工作到退休,适逢改革开放,母亲思念家乡,父亲理解母亲,他们便一起去了广东番禺,且一去就不回来了。星威兄妹只好举家搬迁,前去伺候老人。

那是2002年,那年星威45岁。这一年是星威人生重大转折点。也就是说星威告别他生活了45 年的家乡,此后的生活要面对一个新环境要换一种新的方式了。抚顺和番禺相距几千里,要吃家乡的岛子鱼吃杀猪菜喝抚顺天湖啤酒喝羊汤,和打小一块玩大的哥们跳到浑河里游泳,已经不能抬腿就到举杯就碰那么方便了。相会更多时间只有在梦乡了!

星威说:“头两年很不适应,想家想得团团转!”

我知道这是乡愁。乡愁最熬人的是思念。思念因为牵挂。生活可以重来,经历不能复制。毕竟家乡在45年时间里留给他的回味太多了!单说他的童年记忆吧,若依1966年(那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划线,那年星威还是个只有九岁的少年,然而在这位九岁的少年记忆中,却有着丰富而又清晰的记载。从他最近发表的《东三路的故事》六篇文章中,就记录了《神秘的军队大院》,《人民浴池》,《三路商店》,《人民剧院》,《百货大楼》,《修车铺与自行车》……

这组文章他还会接着往下写。但仅从这六篇文章中我们就看到抚顺的部队大院,浴池,剧院,百货大楼包括一间自行车修理铺,这些地标性建筑的地理位置有多准确!

在细节描写上,同样使我们看到他的精细:“一楼日用百货、烟酒糖茶、五金交电,二楼男女衬衣、皮毛制品、儿童鞋帽,三楼花纱呢料、毛衣针织、工艺美术,四楼经营文化用品,中西乐器、钟表眼镜。”《百货大楼》;“……叫上一群同学,把车子推到东七路大坡的高处,游泳池门口……猛冲下去,一路风驰电摯,游泳池、矿务局宾馆、团市委、七路商店、教堂、市幼儿园、十一中、工人俱乐部、十大局、邮电局、一直冲到公安局门前,才算停下来。”《修车铺与自行车》;“有两个漂亮的女营业员很出名,一个叫大老美,一个叫童淑梅。大老美卖鞋,童淑梅卖毛线。很多人借买东西欣赏她们的美丽:大老美人挺好看,皮肤稍有点黑,但会打扮、穿着漂亮,特立独行,敢飘飘若仙穿着长裙,她不太笑,所以,我叫她冷美人;童淑梅是另一种美,叫慈眉善目、端庄大方。(她)永远的和蔼可亲,她的微笑成了一种品牌,秀玮就是因为老爱去看童淑梅,攒了很久,终于攒了十二元钱,跑去看童淑梅。看着童淑梅的笑脸,看着大红的毛线,像过节一样高兴。他们的柜台前总是很拥挤。”《百货大楼》

“1971年夏季的那一天,发生了惊天大事——百货大楼大爆炸!在教室里的我们和在家里的人都被这剧烈的爆炸震蒙了。我觉得空气好几分钟还是嗡嗡声。周老师知道田宏伟和贺菊的妈妈在百货大楼上班,马上让他们回家,我看到他俩的脸都吓白了,贺菊哭着离开了教室……回家就被邻居领着朝百货大楼跑……”《百货大楼》

类似这样精彩的描写,篇篇都有呈现。这使我们认识到他是个多么有心的人。一个有心于故乡的人,有心于父老乡亲的人。因为他把他的目光始终投放在乡亲们身上,关心他们的痛痒,关心他们命运的发展、走向,默默地为他们祈祷:灾难快快离开,幸福安康快快来临吧!

在《修车铺与自行车》一文中,作者具体写了两个人。一个是李春华的爸爸,春华是:“【简录】三班的,就住附近。他爸叫李玉璞。他不辞辛苦攒下钱,自己开了修车店。解放后(被)公私合营了。春华的爸是八级工,在那常有的火花四溅的火焊场面,老远就把我们吸引过去……”

一个是史建华的父亲。建华的父亲是个悲剧:他18岁加入共产党,为革命在敌后英勇工作,革命胜利了,只因不明真相接收(加入)国民党的哥哥入厂当了技术员,事发后,哥哥被扑入狱,自己被开除党籍送去劳改。(劳改农场。变相监狱。)后来他的入党介绍人,时任中央首长、出面作证他才恢复工作。老人逃过一难,又遇一劫:文革中,此事又被提起,这回定性为钻进党内的坏分子,本要送回劳改场继续服刑,只因重病缠身,送到李玉璞修车铺监督劳动去了。这里工人仁义,——尊敬他,批斗时没让他戴高帽子!终于动乱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了。百废待兴。建华父亲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地工作了,但组织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恢复,直到生命结束时,老人还念念不忘地告诉儿子,自己是个共产党员!

建华父亲,这位坚定的共产党员历经磨难,终年64岁!

春华爸爸,适逢改革,儿子把修理厂连同十几间修车铺全又买回来了。

老人可能弄不明白世事轮转的奥秘,不明白社会主义特色‘特’在哪里,‘石头’该怎么摸,‘河’该怎么过,但他享受于自己的劳动和高超的技术,他活了101岁。

在一间极普通的自行车修理铺中,星威给我们讲了两个老人的故事,哪一件不让我们感动啊!我们为建华的父亲一洒同情之泪。为春华父亲的幸福晚年感到欣慰,——用最诚挚的情感!因为作者描写的是我们父辈共同的历史。

在作者近乎平淡到冷酷的笔触中,一件件带着生活烙印的故事被揭示出来,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叙述”的震撼力,感召力了!若无大人格,大修养,大手笔是写不出这样看似“平凡”,实则不凡的文章的。

在这些文章中,亦有许多轻松的情节,行使冲淡阴霾的作用,让我们感到舒缓、轻松、阳光与快乐!那些属于孩子们的行为,哪怕是荒诞不羁的行为,比如:翻墙;为得到一块自行车内胎皮子、讨好修车铺师傅;掏裆骑自行车;七个同学骑一辆自行车从高坡上往下冲;车子保险叉压弯了绑在树上拉……

用孩子们的目光去看世界,非常有趣幽默,极具意味,如:“结果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查出阶级敌人,是个意外事故。”《百货商场》;“战士们列着队在柳树下唱歌,一个个直着嗓子喊着唱,唱到脖粗脸红,排着队进到屋里吃饭。”《神秘的军队大院》;“时间隔得长,泥就多,搓完了,整个身子象退了毛的猪,粉红粉红的。如果皮肤黑的人,那就是紫红的。”《人民浴池》;“因为文革已经开始,破坏就成了一个有力的武器,叫做‘不破不立’,史建华成熟早,先悟到了。”《三路商店》……

文章看到这里,我眼前突然出现了奇妙的幻觉:在广袤无垠的黑土地上,散落着繁星点点玉润晶莹的瓷片,每个瓷片上都有一张英俊稚气的笑脸,甜甜的,在春风的吹拂下,仰望着白云飘过的蓝天……

50年后,来了一位老者,他弯下腰去,一片一片地把它们捡起,然后虔诚的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拼接起来,成了光辉熠熠的宝鼎!

老人在宝鼎上刻下一行字:“东三路的故事”。

我们在宝鼎上分别找到属于自己的记忆,大家相拥而泣,牵手而舞,火光照耀八方;歌声、呐喊声、欢呼声春雷般惊动寰宇!

手机铃声把我唤醒。是星威来的电话,问我看了他新近的文章了吗?因为写的是他人生中最温暖最自由散漫的童年记忆,又因为文章中的人和事多半是他同学、乡亲的事……写的时候太激动,有几次写不下去流了泪、还得接着写,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不过确实诚惶诚恐……

我告诉他文章我看了,不止一遍。我说现在50岁到70岁这20个年龄段的人,包括我在内都得感谢你!因为你的故事它不仅仅是你个人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抚顺的故事!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有哪家癫痫病怎么治能有好效果老人得了癫痫病要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