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父亲的自行车(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励志文章

静谧的夜里,我突然想起了已故的父亲,还有父亲那视为珍宝的自行车。

那是小时候的某一天上午,父亲欣喜无比地比平常提前四、五个小时回到家里。父亲的早归对好奇的我来说是破天荒的奇迹,这让我很惊讶父亲的此举。因为父亲是一家之主,我不敢过问,我的好奇和疑问只能藏在心中留给自己猜谜、留给岁月解答。第二天早晨,父、母亲一起出去办事了,姐姐们也都去田里干活了。整个家里只有我一人,无聊的我成了王,我在家里到处逛来逛去,寻找我想玩的东西。当我推开父亲存放小商品的小屋门时,映入眼里的一幕震惊了我。小屋角落里那个站着的铁家伙我认识,那是一辆半新的自行车。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天父亲之所以提前几小时回家,原因是父亲用小商品与人换回了一辆半新、有点小毛病的永久牌自行车,父亲怕车主反悔、丢了买卖,于是就告别车主、走为上了。

我带着对父亲的好奇和疑问,走进了村小、开始读书。父亲依然干着他的老本行,与之前不同的是父亲走庄串户贩卖一些生活用品,不再是用扁担挑、而是骑着他修好的自行车。父亲每晚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连本带利一起交给母亲清点、保管。第二天早晨父亲吃过饭后,搬出自行车和贩卖的小商品放在大门口,这时母亲就会进屋拿钱,再次点数好钱后,这才恭恭敬敬地把数好的本钱递给父亲。父亲装好钱后,就把装在竹篓子里的小商品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后座两边也被头脑灵活的父亲充分利用。父亲用几个铁丝勾挂在后座两侧,这样父亲比以前用肩挑时的效率要高出几倍。父亲骑着他的自行车、驮着小商品优哉游哉到处游走,不到天快黑父亲是不会回家的。

父亲的勤奋和吃苦耐劳精神一直都清晰地记在我的心里,每每想到父亲清瘦的面容,我的心就会如万箭穿心、泪如雨下,尤其是风雨中归家的父亲那副落魄的身影总让我感到人生的艰难不易,父亲肩上的的担子可谓是重如泰山。假如那时一家老老少少没有父亲的无畏奔波,对一家人来说,在那个时代是没活下去的。每每想到父亲,我就暗中发誓:无论如何我都要改变命运!让勤苦一生的父、母亲晚年过上幸福的生活。

不幸的是我还未成人,父亲还没有享受过我的一天幸福生活,就匆匆地走了,是那么的突然,是那么的令我撕心裂肺,这让我很难接受这样残酷无比的痛苦打击。失去父亲的我,不得不自我拔苗助长,渴望自己快速成长。为了撑起整个家,为了生活,我哭着,毅然辞别了老师和同学们,走出了学校的大门。一个初一辍学生,又能学到什么文化知识呀。回到家里的我懵了,十四岁的我能做什么呀!肩既不能挑、也不能背,我拿什么养家糊口?之前的冲动,却解决不了一点生活的困窘。不是说困境中的人活路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也是。就在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看到了父亲用小商品换回来的那辆永久牌的自行车。父亲那时虽然不会骑自行车,但他知道那是好东西、是宝贝,是“千里马”。犹记得那是个天黑,风冷、飘着雨夹雪,路滑的夜晚,一直等着父亲回家吃晚饭的我们,等到夜晚十一点多还未等回父亲。母亲泪流满面地说:“恐怕你父亲出事了,我们出去找找吧。”于是我们兵分三路,分别沿着父亲往常走的三条路线一路走一路敲着村民的门打听,到最后也没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我们八个人,又饿又渴又累,再也没有一点力量走动了。母亲发话了:“人生由命、富贵在天。老头子!老天要你,谁也逆转不了。但愿你好人好命吧。走回家!千万不能把家弄散,后续要人呀。”

动身之前,母亲与我们已约定好最后的集结地定在刘店西头刘二家。就这样,我们兵分三路沿着父亲走过的三条路线,都没得到父亲的任何消息。大约是凌晨三点左右,我们寻找父亲、兵分三路的人先后抵达约定的集结地刘店西头刘二家里聚集。刘二夫妻看到我们八人浑身泥水、有气无力的样子,无比关切地问:“你们一直在找大哥吗?他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人。按说,不会有事的。一看就知你们晚饭都没顾得吃吧?他妈,赶紧烧火做饭,不要饿着嫂子一家人呀!我还铭记着大哥的如山恩情呢。没有大哥多次地接济,就没有我刘二如今的好日子,人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恩将仇报。”很快,刘家大娘就做好了饭,热情地招呼我们都来吃饭暖暖身子。这顿饭对苦难中的我们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的饭。就在我们要告别刘二夫妻的时候,母亲的脸上有了惊喜。沿着母亲的目光,我们也看到远处有个高大、模糊的身影正在奋力与风雨、黑夜努力抗争着,摇摇晃晃、拼命似的向我们所在的地方奔来。还在很远处,我们就听到了父亲的吆喝:“他妈,我让你们担惊受怕了,我没事!我很好!我来接你们了!”母亲闻之泪水再次像江河的水倾泻而下……

眼前的父亲,那哪是一个人呀,分明像似那远古走来的猿人一样、浑身泥水,就连苍老无比的那张脸上也都是黄泥的世界。如果不是父亲先开口跟母亲说话,我想我们都认不出那是父亲。因为这一夜,父亲似乎快速、加剧了苍老,本来就清瘦的父亲,此刻脸上除了骨头,就剩下一层皮了。我很悲哀,竟然无法阻止父亲的快速苍老和黑丝变银丝。刘二叔和大娘听说父亲来了,也是欣喜异常。刘二叔说:“大哥走那么多的江湖路,能是白走的吗。交那么多的各种人物,能是白交的吗。大哥有难,作为好友的兄弟拔刀相助者自然很多。能够在风雨交加这样恶劣的天气下来回自由,也亏了是大哥这样的老江湖,若是换了别人恐怕就不乐观了。这次磨难对大哥一家人来说真是同甘苦、共患难了,只是苦了你们一家子老小了,也是值得祝贺呀!他妈,做两个小菜,庆祝大哥一家团聚吧!”父亲说:“彼此、彼此,我们是兄弟,以后用得着我,尽管开口,有多大力,我就会出多大力,绝不偷懒。”“大哥为什么深夜还在外边、不回家呢?”“都是自行车惹得祸呀!天黑、路滑,风雨雪交加,我那宝贝失灵、不听我的指挥了。一向灵光的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只好用肩膀扛着自行车艰难地往前移动,才走了不到两百米时就走不动了。于是我把自行车和所剩的小商品都暂时放在李弯庄王五家里,并留言交给他:我若意外死亡,与任何人无关。自行车和剩下的小商品因为我突生重病、无法带回去,这才不得不暂时存放李弯庄王五家里。东西王五会找时间送回去的。我喝碗王五煮的姜汤后,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拒绝了王五热情地留宿,一步步、慢慢地走回家了。我一看家门大锁,打开锁大吃一惊,家里无人,热气腾腾的稀饭还在锅里,就是没有人。我猜测,可能担忧我的安危,都出去找我了,我这才不顾一切返回去找他们,就这样。”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父亲为学骑自行车的坚决,父亲为之付出了很大的牺牲。不但有半个多月没有外出做生意,而且因之伤痕累累、先后流的血至少有二百毫升,父亲也因之身体一下子衰弱了。尽管母亲想尽一切办法来恢复父亲的体质,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倘若父亲不勉强自己硬学骑自行车,他的身体就不会被摧毁,他也就不会未老先衰,更不会被恶劣天气要了他的命。我们一家子出了刘店庄,除了母亲一脸的忧虑和悲戚外,我们一帮孩子都很高兴,因为父亲平安无事。谁能料到身体一向很棒的父亲在回家的半路上,竟然突发高烧、尽说胡话,不但失去了之前走路的潇洒,而且还是摇摇晃晃,好像一阵风就可以把父亲吹送到遥远的天国去。见多识广的母亲说:“我们换着背你父亲紧赶回家,你父亲他恐怕难过这一关了,一定要在他闭眼之前回到家里,不然他会遗憾的。一则他年高体衰,二则又遭风雨雪地袭击、又惊又怕,他的惊怕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我们。

在母亲冷静指挥、安排下,父亲“回”到家不到十分钟就如母亲预料那样很快咽气了,葬礼也是很快结束了,来家里吊孝的客人也都先后各回各家了。而我家此时显得格外肃穆、冷清。母亲叫我:“儿子!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丁,既然你不上学了,那你父亲用生命换来的自行车归你了,你要用你父亲遗留的唯一可以称为宝贝的自行车,为你父亲争光、为你自己开拓美好的未来。我不但要你堂堂正正地做人,还要你光明正大地做事。不但今后只能用那宝贝干正事,无论如何都不能用它做坏事、哪怕一丁点儿也绝不允许你沾、能做到吗?尤其是今后我们家的子孙后代也绝不允许任何人用它做坏事。都要像你父亲那样堂堂正正做人,光明正大地做事挣钱。唯有如此,才不枉你父亲因之离去。”母亲的教诲,我会铭记心中,时常在我的耳边回响。

为效仿父亲的奉献牺牲精神,也是为了践行父亲留给我的遗言,我不顾一切、不分白昼的苦学骑自行车,我虽然摔得鼻青脸肿,浑身伤痕,但我很高兴,我知道父亲一定在天上看着我。尽管学骑自行车的经历不堪回首,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一月后,我竟然可以自由自在地驾驭父亲的那辆自行车了。心细如发的母亲发现我的累累伤痕,竟然吓哭了,还说不应该激将我,说都是她的错,还说父亲知道了会怪她,说不定以后见面都不肯原谅她的过错。我只好安抚母亲:“父亲不是那种专横、霸道的人,更不是自以为是的那种人,而是无比善解人意、心胸能跑马地豁达之人。您不必担忧,再大的错父亲都不会秋后算账的,因为他是商人,商人是最聪明的,再说还有我呢。好了!妈妈,我不但要去追逐梦想,还要去购置我的未来和家人的幸福,这一别,也许是无期;也许很快就能回到您的眼前尽孝了。我是男儿,站着是片天,躺着是座山,您不必为我牵肠挂肚,过着胆颤心惊的日子,那样我在哪里都不会安心,就当我出去游历、读书了,我要看看书中到底有没有颜如玉和黄金屋?”“儿子!妈信你,听你的话,你轻装上阵去开拓你的未来吧,妈不当你的拦路石,只希望你早日回家团圆就心满意足,其他的就不奢求了。”

第二天我准备去追梦的时候,母亲万分不舍,就跟在我的身后,看着我的背影。我知道母亲在后,我不忍骑车甩掉母亲。于是我就假装不知道母亲的跟踪,任凭母亲跟踪着我走,母亲一直躲躲闪闪地跟踪我跟了大约有八公里的路程。我流着滚烫的热泪走到累得气喘息息、脸色苍白的老母亲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母亲的膝前,抱着张嘴说不出话的母亲。那一刻我的心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用自行车带着母亲又回到了家里。夜深时,等母亲安睡了。直到万籁俱静的午夜,我才像做贼一样仓惶地离开我生活了十多年的母亲和温暖的家。带着父亲的期望,骑着父亲留给我的自行车,逐渐地远离了我的家乡潢川县,开始了独自漂泊。

多年以后,当再次回想起父亲,还有父亲的那辆自行车,我不禁热泪盈眶。对于父亲,我心里仍旧有着深深的愧疚,我没能让父亲过上一天舒服的日子。父亲用他的臂膀,风雨一肩挑,带给整个家温暖和安宁。在外所有的苦,父亲一个人独自默默承受,回到家中,父亲的脸上总是会带着笑容。静谧的夜里,我思念着父亲,在灯光下,我仿佛看见了父亲的身影,还是那么熟悉。父亲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中巡回放映,那个父亲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

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沈阳市到哪看癫痫安徽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武汉市做羊角风手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