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扎扎实实的大五(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秦风秦韵

1969年的春天来到了,推迟了半年毕业分配的68届毕业生陆续离校。学校只剩下我们69、70两届学生了。一直没有招收新生。一千多万红极一时的红卫兵小将——老三届高中生,“响应”中央号召:“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上山下乡,奔赴东北,奔赴延安,哪里最艰苦,就往哪里奔,这一去就是八年。他们一走,城市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们是幸运者,是文革前招收的最后一届大学生,这时摆在我们面前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鬼混,鬼混一年,等到明年毕业分配。那时,都可以轻轻松松地领到一份大学毕业证书。只要分配了,就算是国家干部了,就可以领到每月50元左右的工资了,这工资在当时是较高的。第二种是学习,就是想办法,找窍门,学习专业知识,等到毕业分配了,走上工作岗位,能够胜任工作,能干一番事业,对得起每月50元的工资。我们班当然是属于后者了。

是年的夏天,我们进入大学五年级了。我已经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决心好好地度过大五最后的大学时光

机遇不是等待来的,而是找寻来的。我们首先创办了一个热加工专业,就是把铸造,焊接,锻压,金相四个专业合为一个专业,后接中央通知停止变动专业设置而流产。嗣后,我们班同学还是不甘心,还是觉得边学理论知识,边实习这种学习方式好。我们找到铸造教研室谭宠予老师,向他打听校办工厂铸造车间能否接纳我们实习。他去一打听,告诉我们,可以接纳我们,条件是每天要跟班干活,因为铸造车间生产任务很重,我们上课只能在晚上,或者周日。待遇是,每天补助3角钱,发新工作服,发反毛皮鞋(像军用皮鞋),发肥皂手套等劳保用品。

我们全班当然很高兴地接受了,于是欢天喜地地到铸造车间上班了。第一天上班,我们就领到了崭新的细帆布做的铁灰色工作服,还领到了一双我们从未穿过的反毛牛皮鞋——再不用打赤脚了,此外还有劳保用品。我们高兴极了。领到的工作服上衣是学生装领子,不太好看。我们班李君的母亲是日本人——日本战俘,后嫁给了中国铁匠,而且留在中国一直在做裁缝,所以心思细密的李君也会做些裤头一类简单的内衣,还会织毛衣呢。是他第一个想到了将工作服的衣领改一下,于是送到交大一村缝纫店,花了一元钱,将衣领改成了小西装领,非常漂亮。于是,我们都跟着改了衣领。我们班20多人穿着崭新的小翻领工作服和反毛牛皮鞋,每天在校园里精神抖数地上下班,成了交大校园一道风景。铸造专业也有铸造专业的威风呢!

我们还到铸造教研室要求谭老师参加我们班的教改,给我们班在业余时间上课。铸造教研室同意了,因为这时校革委会接到了省革委会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交大校办机械加工厂要参加全省深井泵会战,承担研制第一批深井泵的任务,并制造一万台深井泵。

深井泵,顾名思义,就是用于深井,从打好的深井里把水抽出了,最高扬程达到30米左右,主要用于缺水的黄土高原。深井泵的关键部件是铸造件,校办厂铸造车间首当其冲,成了攻关的主力车间。谭老师被正式派到铸造车间和我们班一起参加深井泵的会战。早已厌倦在教研室搞“斗批改”的谭老师自然很高兴。

铸造车间有30多个职工,分炉前班,泥芯班,造型板,清沙班四个班组。车间主任姓吴,上海人,40多岁,五级工,人称吴老总,虎头虎脑,很热情,干劲十足。

攻关的第一战是改造冲天炉。因为深井泵的铸件壁很薄,要求铁水温度很高,不然就浇铸不出来。我,李君,苏福堂被派到了炉前班。

炉前班班长姓史,六级工,人很聪明,性格温和,喜欢钻研业务,乐于技术革新。他教给了我们很多化铁炉和铸铁熔炼的知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立即改造冲天炉。谭老师,史师傅和我们三个学生成立了攻关小组。谭老师是位知识很渊博的讲师,1956年毕业于上海交大,善良而谦和,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他的夫人也是讲师,在复课中教过我们《金属工艺学》。

谭老师找来了很多先进冲天炉的资料,我们选中了上海机床厂铸造车间发明的多排小风口冲天炉,据说这种炉子还出口到阿尔巴尼亚。大家都知道我画图来得快,让我参照资料上的示意图,画出我们现有冲天炉的改造图。仅用一天的功夫,我就画出来了。而且我和苏福堂,李君商量,在炉子的加料口以上加装一个锅炉似的外胆,焊接上进水口,出水口,以及安全排气口,就是一烧热水的锅炉。在冲天炉开炉时,利用冲天炉最上层的余热,将外胆里的凉水烧热,再把热水接下来,进入炉子边的工具间,然后在墙上装了几个淋浴头,就把工具间改造成淋浴房了。

冲天炉的改造很顺利,加装的洗澡锅炉也很顺利,下料,卷板,焊接,都是我们三个学生干的,因为我们在金属结构厂学过焊接技术,这时派上了用场。

每次开过炉后,下班了,我们班的男生都可以美美的洗个热水澡。后来,女生们不干了,吵着也要洗澡,没办法,只好让女生洗过后,男生再洗,任何时候,女士优先嘛!看到全班同学都高高兴兴的,我们三人也很有成就感。

吴老总和谭老师看我画图快,脑子灵,又把我从炉前班调到了泥芯班,承担更重要的攻关任务,试制深井泵的核心部件——泵体导流壳的泥芯。那泥芯的形状十分复杂,是一薄壁圆锥体,上面还有很多螺旋状沟槽,用一般的泥芯沙来制作连连失败。于是车间成立了谭老师,我,还有泥芯班班长費师傅组成的攻关小组。

費师傅,七级工,上海人,50多岁,高高的个子,温和的性格。他领导的泥芯班,除了他是男的,其余都是女性大妈,而且清一色是上海人。因为交大是从上海搬迁来的,教职员工大多是上海人。

谭老师对铸造专业样样精通,不愧为优秀讲师。他提出了制作导流壳泥芯的很多方案,如用桐油做粘合剂的桐油泥芯;用各种树脂作粘合剂的树脂泥芯;用水玻璃做粘合剂的水玻璃泥芯。我们攻关小组在他的领导下进行了多种泥芯的试制。首先,桐油泥芯试制成功,但是,这种泥芯做好了以后,要随金属模一起放入烘箱中烘烤六个小时左右,制作周期长,产量低,被否定。然后又试制树脂泥芯,什么环氧树脂,什么酚醛树脂,什么糠醛树脂……谭老师带着我在铸造教研室的实验室里一样一样地试制。我的化学是强项,只要谭老师一说,我就明白,而且能够写出它们的化学分子式。这些树脂中,还要添加不少的助剂,如增塑剂——三磷酸酰酐二丁酯,如固化剂——乙二胺……等等。这些树脂泥芯制作好了以后也要进行短时间烘烤,我们就在实验室烘箱中烘烤。每天晚上谭老师还要给我们上课,他又有家小,晚上加班加点做泥芯试验,他实在坚持不了,经教研室同意,他给我配了一把实验室钥匙。我每天晚上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实验室做试验了。我不时还带着和我玩得好的同学来实验室一起做试验,我张扬的性格得以彰显,就像老师一样给他们讲解这些高分子化学品,心里觉得很爽哦!

谭老师和我最后试制成功酚醛树脂泥芯,但是因为树脂泥芯成本太高,又需要用毒性较大的固化剂乙二胺,最后还是被否定。我们接着试制水玻璃泥芯,在石英砂中加入粘合剂水玻璃——化学名叫硅酸钠,使用二氧化碳一吹即可固化,制作成很结实的泥芯了,既简便,又无毒,成本也低。但是,铸件清沙时,很困难,泥芯变得非常结实,像石头一样,很难清理。我们又继续改善这种清沙难的问题,试着在沙中加入一些石墨粉,加多了不行,加少了不起作用。我每天晚上在实验室做配比试验,直到取得满意的效果。

我们终于使用水玻璃沙加入适量石墨粉的方法解决了导流壳泥芯制作的难题,前后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种方法很快在参加会战的其他工厂推广。接着,在谭老师的指导下,我设计了混砂机,并制造出了两台,解决了混沙均匀的问题。在设计中,谭老师告诉我搞一般性设计的窍门,就是在设计一般机械零件时,不需要进行复杂的力学计算,一是直接查《机械设计手册》,二是用经验公式计算就行了。他还借给了我一本《机械设计手册》。接下来,我自己又设计制作了泥芯工作台,铸铁的圆形台面下面用一立柱和铸铁底座相连,台面和立柱间装有止推轴承,可以轻松地转动;还设计了工人坐着干活的可以转动的工作凳,就像现在白领们坐的转椅一样。把那些大妈级的女工高兴坏了,她们原先都是蹲在地上弯腰干活,现在变成坐着,挺着腰板干活了。她们都亲切地喊我“小李子”!吴老总很是高兴,干脆不让我干活了,让我专搞技术革新,就是给车间设计专用工作机器。我提出条件,要他给我配一个助手。他说生产任务忙,男生不行,只能配一个女生。于是我挑了军训时经常给我猪蹄子吃的小才女W君,W君正想跟着我学设计,自然很高兴。W君,福建人,荞麦色的脸蛋上缀着闪烁着聪睿的两只小眼睛,是我们班高考成绩总分第二名,她的物理考分是120分(满分),自幼父亲随伯伯下南洋,客死印尼,靠她伯伯接济,读完高中。她的心眼很好,自己很困难,还悄悄帮助别人。缺点是,自恃清高,心高气傲。

吴老总给我们找了一间空宿舍,配备了绘图版,绘图仪等,给我们做办公室。我们俩开始了设计工作。我先在坐标纸上画机器构想图,再到示意图,再到总装图,最后是零件图;然后让W君画成加工制造用正式图纸,我们一起商量着在上面标注加工工艺和精度等。晚上也在一起加班。累了,我们休息一会儿,我拉二胡给她听,她喜欢听“二泉映月”曲子。而她,既不会乐器,也不会唱歌,她叹了一口气说:“怎么好呢?我什么都不会。”

“听说你是英语快班的,我一直学的是俄语,你就读英语给我听好了。”我随口说的一句话,她就当真了,真的回宿舍拿来了英语书,读给我听,我又不懂英语,只觉得很好听,就不住的夸她,她也就释然了。时间长了,我们彼此都有些好感,于是我就问她毕业后愿意和我一起到边关工作不?她沉默了几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不愿意!”因为这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了,是南方一所大学的学生,他们是高中同学。她想回到南方城市工作,最好是回老家福建工作,也好照顾她母亲。我只好一笑了之。我知道,我行动晚了,我们班的不错女生都名花有主了。

“做男女朋友很沉重哦!要背负毕业分配的包袱。做普通朋友反而轻松得多,不会影响毕业分配。我们就做永远的普通朋友吧!”我反过来安慰她。

诚然,那时只要是在本校谈朋友的,毕业分配时俩人都是一起分配到最边远的,最艰苦的地方。有的男生还能承受,一般女生就有些害怕了。所以有些女生干脆在学校不谈朋友,等毕业分配以后再说,因为单身女生不会分得太差。我毕业分配后谈的女友,也是后来成为我终生伴侣的妻子就是这种心态,在校时拒绝任何男生的追求,单身与我碰巧分配到陕西安康,最后和我结为秦晋之好。她是交大电机系绝缘专业42班的,还高我一个年级呢,他们推迟了一年分配,让我捡了一个大便宜,找了一个高年级漂亮媳妇。

话再说回来,我和W君一起设计了筛沙机,就是用偏心轮转动,带动连杆动作,然后带动筛子作往复运动,很简单,但十分好用,可以节省抬着筛子筛沙的两个工人,只需一个工人拿铁锹将沙子往筛沙机里填就可以了。我们还设计了松砂机,样子有些像是耙田的犁耙,只不过做成了滚筒状,上面焊接了许多齿,电机带动滚筒转,工人推着松砂机向前走,就把清理过铸件,踩实了的沙田里的沙子松开了,就可以再在上面造型了。

我们班其他的同学在铸造车间都有成就和收获,如李君和苏福堂,他在的炉前班就搞出了稀土球墨铸铁,代替铸钢;朱志良和宋希俊所在的造型班,就解决了大型机床——630车床床身及箱体的铸造问题……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1970年的春天。一个星期日里,心血来潮,韩桂愚,杨舟和我还借了两辆自行车去临潼玩了一次,在华清池洗了温泉。在来回的路上,自行车出现了几次状况,不是放炮,就是车后座断裂。弄得我们很狼狈。在返程中,在半途因车后座断裂,杨舟只好坐长途汽车先回去了。为此行,我写了一首诗纪游:

古城三月春意浓,飞车载歌游临潼。

灞桥放炮惊路客,高陵撞车直两瞳。

雪压骊山披白絮,沐浴华清乐融融。

风雨归途车座断,心急火燎饥肠空。

两骑驰入大差市,八盏馄饨果腹中。

在铸造车间实习中,铸造教研室主任周庆德副教授,李金禾讲师等老师都给我们班上了课。周庆德副教授是公认的铸造教研室权威,他的课讲得很有水平;李金禾老师是有色金属熔炼的专家,让我们初步掌握了铸铜,铸铝的知识。总之,大五这一年,对于我们班来说是扎扎实实地实习加上课的一年。为我们班毕业以后涌现出一批优秀人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若干年后,朱志良出任国家特大型企业银川炼油厂厂长,后改任宁夏自治区经委副主任;石季芜出任国家大型企业株洲煤矿机械厂厂长;杨舟出任国家建工部五局总工程师;李君出任密山柴油机厂厂长;韩桂愚出任连云港铸造厂厂长;苏福堂出任宿州市酒厂厂长;汪泽怀出任四川江油汽车大修厂厂长……

西安癫痫医院脑神经内科排名比较高的郑州专治小儿癫痫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个好成年人癫痫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