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这世间所有的白(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秦风秦韵

为了你,我失眠了好久。

当我知道,你与他的爱情之花终于在雪后初霁的墨脱再度盛开时,我终于可以安然入睡。

还记得那年,你就像一只雪候鸟,凭雪凌风,飞向那隐秘的莲花圣境。

纷繁的城市,喧嚣得让人想要逃离。有多少人能真正追随着自己的心,忠于灵魂;有多少人可以挣脱世俗的桎梏,勇敢地上路;又有多少人能如史铁生一样,寻觅到属于自己的“地坛”,然后“一个人呆一会儿”?

拥挤的世界,很多人孤独,同时孤傲,常常会在某个瞬间,忘了很多事,甚至会丢失了自己。很多人都无法安静地坐在自己的那把椅子上,看看头上的蓝天,看看蓝天里飘来飘去的云朵,看着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而你,终于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苦难之后,固执地挣脱并决绝而去。在这个看似繁华的城市里,却没有一个方寸之地真正属于你。你的夫君不仅嗜赌成性,而且在情感上背叛了你,你的女儿远在大洋彼岸顾不上你,你苦心经营的家在瞬间轰然倒塌。在你万念俱灰、心如止水之时,一份新的感情从天而降,他爱上了依然优雅依然美丽的你,却不忍心抛下身患重疾且性情暴躁的妻;你倾慕他的诗书才华,爱他的细致入微,明知他的婚姻已名存实亡,但善良的你还是不愿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其他女子的痛苦之上。面对着那个女人口无遮拦的辱骂,面对他的一往情深,最终,你还是选择了放手,选择了离开。

曾经为你庆幸,在饱尝了婚姻的苦涩之后,在有生之年还能拥有一份真爱。曾经以为,他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人,可以牵着你的手一路走下去,直到白发苍苍。直到你决定放手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你和他只是两条平行线,有缘在途中相遇,却无缘贴着他的温暖继续前行,无法与他共享世间的平安喜乐。当一切随着你的放手烟消云散,平行的依旧平行,即使相隔不远,也已是人各天涯。

我明白你的心有多疼,可在那时,除了坐在你的对面听你说着,看你哭着,除了给你数句轻描淡写的安慰,再也无法给你任何实质的帮助。我说,晴儿,其实,你什么也没有失去,你只是回到了认识他以前的日子。我还说过,晴儿,放爱一条生路,给自己一条生路。从此,就把他视作一幅画,你可以把他深深地刻在脑海里,看着,想着,只是不要再做画中人,置身画外,才能更好地欣赏画的美丽,不是吗?

我觉得你是可以释然的,最后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情感的沼泽地,可是却不想,你竟然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决绝。

二零一一年六月,当你所在的学校把组织教师去墨脱支教的讯息发布在校园网时,很多比你年轻体壮的老师都畏惧于墨脱的险阻与苦寒,只有你,向学校领导提出了支教申请。

那时,很多好姐妹都劝你放弃,不要盲目地追求所谓的思想境界而忽略了现实的残酷。就算你想去支教,中国还有很多贫困山区的希望学校,如果你提出申请,一定会很受欢迎。为什么非要去那么遥远的墨脱呢?你学校的同事也认为你只是意气用事,说说而已。

晴儿,其实你也知道,在这个世上,没有比到墨脱更难走的路了。在通往墨脱的道路上,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发生。由于墨脱极为特殊的地理与气候条件,夏季风狂雨急,路上常见塌方、泥石流;冬季更是冰天雪地,天地连成一片,渺无人烟,雪崩更是常有的事。那一年,通往墨脱的公路尚未开通,因此每年,都会有一些行进于这条天路上的游客命丧途中,何况你只是一个纤弱的女子!如何能真的舍弃身边的繁华,如何能顶着漫天风雪,如何能承受住高原反应,如何能忍受得了虫蛇的叮咬,一路匍匐,向那隐藏在雅鲁藏布大峡谷深处的偏远小镇行进。

我和静秋特意从网上搜集了很多关于墨脱的资料,包括驴友们发布在网上的游记攻略与照片,甚至一些发生在墨脱途中的遇难事件的报道,而你看过之后,只是笑笑而已。你说,这次教育局组织教师去墨脱支教,一共有五位老师提出申请,这一路,我并不孤单,还有一路的美景与我做伴,何来畏惧?

“晴儿,你一定要去墨脱吗?其实,你还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趁现在还来得及回头。”

你出行的那天,我去火车站送你,想最后一试。因为,我依然想要留住你。我不想让你走,不想看着你在深深的自责中做出错误的选择。与你同窗四年,毕业后,你嫁到上海,又在同一个城市里生活工作,我晓得你的善良,更晓得你的寂寥。

“除了墨脱,还有什么能让我的灵魂洁净的地方吗?那里,是我最好的归宿。你最懂我的,不要为我担心,我一定会好好活着。到了墨脱,安定下来后,我会给你写信。”

你说着,那张从上海驶往拉萨的车票被你握在掌心,你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再留你,既然你去意已定,心意已决,再多的挽留也只是枉然,只能看着你转身,上车,启程……

你走后的二十天里,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在无以复加的担心中,不停地向上苍祈祷,庇佑你一路平安抵达墨脱。终于,我的邮箱里收到了你发来的邮件,打开的瞬间,虽然只与你分开了二十天,却有恍然隔世的错觉。

在邮件中,你一个字都不曾提及一路上的苦与累,读到的尽是你对墨脱诗意的叙述——

珏:

我还活着。

我知道你一直在盼着我的消息,我到墨脱了……

你不知,此刻的墨脱,正是雪后初霁,大地一片洁白,天空一片澄明。我眼前的这片土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

我竟然看到了那些还来不及凋零的叶子,它们泛着片片葱绿,与枝头的雪团簇拥,阳光洒下来,照着它们,也照着我。

你说,这是它们用特别的方式欢迎我的到来吗?

这里真的是传说中隐秘的世外圣境,这里的天空清亮且莹蓝,仿佛被雪擦拭过一般。这里的人们热情友善,这里,没有悬浮的尘埃,没有躁动的喧嚣,只有洁白的雪花与流动的水声。

我的身体经过几天的恢复,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气候。昨天,我已在学校开始为孩子们上课了。这里的教学条件很艰苦,孩子们很爱读书,他们对知识的强烈渴求,让我感受到作为一名教师的幸福与成就感,和他们在一起,我很开心。

到了墨脱,所有的烦恼皆可抛到脑后,我看到了这个洁白无瑕的世界,这也是你喜欢的,所以,放心吧,我绝不会辜负了这片风景。

晴儿,读到你说,“我还活着。”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我是该忧还是喜。虽然你没有提到一路上饱受的苦,但即便是你不说,我也可以想象。好在你已顺利到了墨脱,好在这个世界,有一个叫“墨脱”的地方,用无暇的白,抚平你的伤痛。

如今,日子轻轻一晃便是三年。三年之前的夏末,原本应该如期返回的你向学校提出了要长留在墨脱的申请。三年了,我们之间仅有的联系便是邮件。我知道你是快乐的,你一直在温柔地坚持着。你说,生命是一朵绝美的莲花,你要像你所欣赏的三毛那样,在流浪中寻觅自己心中的圣境,在流离中写尽生命的每一次悲欢。

你说,每年七月伊始,美丽的墨脱就会迎来一批又一批前来支教的年轻人,看着斗志轩昂的他们,你就会想到自己刚来墨脱时的情景。你用足心思接待他们,安排他们住宿与饮食还兼任他们的导游,带着他们去揭开墨脱神秘的面纱。

在与你的邮件往来中,我远远地想象着你描述的这个避世仙境,看着你与墨脱的孩子们快乐地在一起,看着属于你世界中的蓝天溪流、绿草红花。你说,好想好想有一天,能和我一起并肩站在墨脱的土地上……遗憾的是,今生的我怕是无法走上墨脱之路,无法亲眼目睹她无与伦比的美丽,在无数次的心动与神往之后,胆怯的我始终还是无法迈开双脚。

墨脱给予你惊喜之外的宁静与幸福。去年封山之前,你深爱的那个男人终于获得了自由,千辛万苦赶到墨脱与你重聚,并将那枚家传的玉指环套进了你的手指。

去年的农历春节,你们的婚礼在你任教的学校举行。你们的新房很简陋,没有“囍”字,没有对联,也没有红灯笼,村里的大婶送给你们一对红烛,那一缕红红的烛火为你们的新婚之夜添上了一丝暖意。你说,那晚全村人都赶来为你们祝福。大家围在篝火旁边歌边舞,饮酒狂欢。那一日,校长为你准备了门巴族新娘服,并按照当地的婚俗为你们操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巍巍的多雄拉山见证了你们的爱情,静静的仰桑河倾听着你们爱的私语。岁月静好,天地空灵,你心中的所愿皆已在墨脱达成,墨脱于你,真的是生命中的福地。而最让你感到幸福的是,你的他也和你一样爱上了墨脱的山水,选择和你在一起,在那里教书育人。

你在邮件中不止一次地说,墨脱于你是“黑暗中的那缕光明”。我当然懂得。当你匍匐在路上,当那一缕雪光抚照你的肉身,你于墨脱,已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旅行者。你是在用自己的感官触摸着墨脱的沧桑,你用你的爱融入了当地民众的生活,你与墨脱的孩子们朝夕与共,你所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立体的墨脱,而墨脱也已融进了你的血液里,无法分离。

我问你:晴儿,你何时回来?

你答道:我已与他,无法分开。

晴儿,如此善良的你,如此美好的你,是要与墨脱纠缠一辈子吗?

看到你发来的图片,我便有了答案。照片上的你黑了,瘦了,但是你笑着,那种笑分明是从心底飞漾出来的。我在你的笑靥中读到了什么是幸福,什么是自由自在。晴儿,你是这世间,最美最好的人。

数日之前,江南下了一场雪。

正当我看着飘落的雪花出神之时,我收到了你发来的短信:

珏,昨夜,一场雪下,今日晨起,推门,发现这个世界白得如此纯粹。我窝在家中,不敢出门,生怕踩疼了那些雪。

你问我,今年的上海,下雪了吗?

晴儿,上海也下雪了,只是我眼前的雪,越下越孤单了。细碎的雪花,一落下,便无踪迹。雪落无声,有多少人会去怜惜她,懂得她?又有多少人愿意守护那一片纯净的白?

很想看看你那里的雪,看看雪中的你,看看那个雪白的世界。

治癫痫什么医院好额叶癫痫病是要怎么治疗的山西有看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