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篁岭晒秋(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我们江西之旅的第三站是篁岭。篁岭是著名的“晒秋”文化起源地,也是一座具有近六百历史的徽州古村。

做这次的旅游计划时,我最担心的就是天气,天气不好效果就不好,下雨就没有晒秋,阴天也看不出果实的色彩。

早上,买早点时看到天气很好,几天的担心瞬间消除。买好早点,回到宾馆,贞素急匆匆走进大门,我跟在后面,走到大门口,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堆羽毛,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小鸟。那只小鸟奄奄一息,张着嘴,好像就要断气似的。我想救它,又怕它死在我的手里,反而引起晦气。但那只小鸟分明睁着眼睛看着我,还不停地叫唤。我终于忍不住伸手把小鸟捧在手里。回到房间,我马上就给小鸟喂水。我知道这种野鸟至死都不会吃嗟来之食,打算小鸟缓过气来就把它放生。

吃好早餐,退了房。妻希望把小鸟带到篁岭放生,女儿担心小家伙坚持不到那里,要求我在宾馆门口就放生。我和女儿有着同样的担心,所以走出宾馆就解开装鸟的马夹袋,谁知那小鸟好像完全恢复了正常,马夹袋还没有全部解开,那鸟就奋力飞出。它先是贴着地面飞向我们的大巴,旋即返回,在我们面前划出一道向上的弧线,飞向天空,同时还唧唧鸣了几声。就这样走了?连告别的话都没来得及和它说。

随后我们上了大巴。大巴按时发车,早早地就赶到了篁岭。

篁岭位于婺源东北部,有丽江古城建筑,又有兔耳岭的怪石景观,是著名的“晒秋”文化起源地,也是一座距今近六百历史的徽州古村。篁岭属典型山居村落,民居围绕水口呈扇形梯状错落排布。

篁岭因“晒秋”闻名遐迩,村落“天街”似玉带将经典古建串接,徽式商铺林立,前店后坊,一幅流动的缩写版“清明上河图”。周边千棵古树环抱、万亩梯田簇拥,四季花海展示惊艳的“大地艺术”。独特的旅游体验带您走过索桥、滑过溜索、乘上高空索道,俯瞰独特的晒秋奇观。

篁岭晒秋被誉为“最美中国符号”,“鲜花小镇”就是篁岭的精华所在。

篁岭是婺源古村落的经典作表,保存了大量的农耕文明时代的典型特征。整个篁岭景区,分为三大板块:一是“大地飞歌”,体验多色块梯田组成的大地艺术对视觉的冲击;二是“云中漫步”,彰显大跨度索桥、溜索、高空热气球对胆量的历练;三是“天上人间”,展现篁岭古村的村落构造,古民居上的晒秋传统,还有古老天街的商贾、美食、民居、民俗的无穷魅力。

篁岭的门票中含有缆车票,进门就要乘缆车,乘缆车才可以上篁岭。在缆车上俯瞰篁岭的梯田,是一次高空揽胜的体验过程。

坐在缆车上,田园风光就全都展现在我们眼底了。

走出缆车站,我们已经站在海拔500米的篁岭岭头。修篁遍岭,就有了篁岭的雅名。“篁”,指修长的竹子。篁岭多竹,其中不乏有方竹、毛竹、水竹、苦竹、斑竹、观音竹等。

接下来我们就跨入二十四节气长廊,进入篁岭的第一篇章,以大地艺术的农耕文化为主题。二十四节气长廊全长700米,分别用春和楼、夏耘亭、秋实亭、冬蕴坊作为一年四季的节点标志。

“春和楼”,取自范仲淹《岳阳楼记》中“至若春和景明”,属于徽州传统的五凤楼建筑格式。“五凤楼”原为皇宫建筑形制,明清时期被徽州人广泛用于祠堂门楼的建造,寄寓了宗族“人才辈出”的美好愿景。

婺源人到了“立春”,才开始进入辛勤的劳作期。“立春天气暖,雨水送肥晚。”“惊蛰快耙地,春分犁不闲。”“懵懵懂懂,清明下种。”这些都是婺源人在长期的农业劳动中总结出来的农谚。这两边的文化墙就形象地展示了婺源农家辛勤劳作的场景。

“夏耘亭”,顾名思义,就是夏季耕耘的意思。夏耘亭构造属于徽州路亭。路亭,在古徽州地区比比皆是,有“五里一桥,十里一亭”之说。这些路亭,有的跨路而建,有的倚路而筑。其功用是供人休息、饮水、避雨、烘烤食物等。行善者常在亭里摆放茶水,供行人饮用。与路亭作用相仿的,还有岭亭、桥亭。此外还有村口亭,它既有路亭的价值,又是古时亲人迎送、妻儿惜别的地方。夏耘亭跨路而建,外立面敞空,就兼有观景的功能。

秋实亭,取春华秋实之意,属于徽州古亭。徽州古亭大致可分为景观亭、路亭、纪念亭、观景亭和碑亭等五类,而许多亭的功能兼而有之。

左边文化墙上是秋季劳作场景的介绍。秋天是彩色的世界,田里的稻谷熟了,田野是金黄的稻海;山上的枫叶红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火红。再加上绿树、红花,婺源的秋天就像无边的调色板,五彩缤纷,美不胜收。

秋天又是收获的季节,一家一家的晒台上,大竹盘里晒着红艳欲滴的辣椒,金黄的南瓜和大豆,青翠的箬叶,这就是“篁岭晒秋”的经典画面。

路两旁的文化墙上依旧是秋季劳作场景,而路边的花卉植物则成了桂花、山茶花、野菊花。游步道边的这些油茶树,是篁岭村民长期种植的传统经济作物,我们当地叫“柽籽”。柽籽油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食用油,有降血脂、降血压、保肝利胆等功效,因此被誉为“东方橄榄油”。这里的村民世代都用柽籽油炒菜吃饭,于是一个个都健康长寿。

冬蕴坊,取冬藏之意。它也是篁岭的入村牌坊。牌坊、民居与祠堂,并誉为徽州古建三绝。树牌坊是旌表德行、承沐后恩、流芳百世之举,是古代人一生最高的追求。借用牌坊作为冬季的节点标志,并成为篁岭村的门头,寓意深远。牌坊上的“圣旨”二字,是曹氏旺族在朝为官的彰显。

篁岭是个曹氏聚居的古村落。它的开基祖是徽州曹氏第18世孙曹文侃。说起来还是个有趣的故事呢。

大明宣德年间的某个秋日,婺源上晓鳙曹文侃,赶着牛来到篁岭野山坡上翻土地种油菜。傍晚收工时,那牛赖着不肯走了,怎么打都不走。百计无施之下,曹文侃就对那牛说:“牲畜啊,你是看中了这地方吗?那好,咱们来打个赌,赌两个条件:一是我把你系在这里,再在你脚边放一把稻草,直到明天早上你都不许吃一根;二是我在附近烧一堆稻草,到明天早上还要有明火。如果这两个条件都能实现,我就把全家都搬到这里来。”曹文侃说完,就系了牛,烧了稻草,灰头土脸地回上晓鳙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来到篁岭一看,那牛果真没有吃一根稻草;那堆烧灰的稻草呢,还隐隐地冒着青烟哪。曹文侃又哭又笑,跪下来对着苍天拜了三拜,说:“这是天意啊。天命不可违。”过了几天,他就真的把一家老小都搬迁到篁岭来了。曹文侃因此成为篁岭村的开基祖,也就是始迁祖。

曹文侃生有三个儿子:元吉、元清、元昌,然后子孙繁衍,成为篁岭的曹氏宗族,被列入新安名族,一直绵延兴旺到今天。

左手边文化墙上是冬季生活场景介绍。冬季是婺源人的“休闲季”,在一些偏远乡村里,人们过着“脚踩一盆火,手捧苞芦果,除了皇帝就是我”的神仙日子。冬季又是婺源最热闹的季节: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必然回来与亲人团聚,过大年,走亲朋,舞龙灯,出抬阁,闹元宵……可以说,冬季又是婺源的“欢乐季”,民俗活动和乡村饮食文化成了主角。人们要在自酿的农家米酒中、走街串巷的火龙舞动的弧线中,聊慰终岁的辛劳。

古徽州村落都特别重视水口文化。徽州人普遍认为:水口出口一定要小,还必须密密地种上树木,这样才能达到“关锁”的效果,从而为整个村庄“藏风聚气”,使人脉兴旺发达。水口林,大多种植名贵树种。

婺源村落自古就有“树养人丁水养财”的古训,有“杀猪封山”、“生子植树”等传统习俗。

“杀猪封山”是指在以前,不管哪个村民都不可以在水口砍树,如果砍了,就会受到惩罚,也就是要把自家养的猪杀了分给大家吃。以前的人,常常饭都吃不饱,养猪也是一家重要的收入来源,却要杀自家养的猪,可见是非常严重的惩罚,因此没有人会去砍树。

“生子植树”是指以前不管是男孩还女孩出生,家里都会为其种下一棵树。特别是女孩出生时,会为她种下一棵樟树,等到女孩长大要出嫁时,再把樟树砍下来做樟木箱,作为陪嫁的嫁妆。

桥头有座庙,叫五显庙。五显,也叫五通,还叫五猖,被信众奉为“五路财神”。婺源是五显信仰的发源地,也是五显崇拜的祖庭。在现今的婺源乡村,几乎村村都有五显庙,有的村庄甚至有两、三座五显庙。

篁岭村原来有三座古桥:步蟾桥、安泰桥和通福桥。座步蟾桥原先是座简易石桥,2009年篁岭景区开发之后,重建了这座步蟾桥。现在的步蟾桥全部由方整的红石块垒砌而成,显得既规整豪迈,又典雅秀丽。“步蟾”的意思是月宫折桂,比喻科举登第,步步高升。

另两座桥,一座就在这步蟾桥之上,天街北头的水瀑边,叫通福桥,那是一座石质小平板桥。走在通福桥上,水瀑身边歌,水流桥下唱,即使无福也“通福”啊。

还有一座桥,叫安泰桥,位于篁岭去上晓鳙的溪涧中。安泰桥原为简易木桥,现已建成跨度达300余米、高60余米的斜拉式吊桥。

步蟾桥桥北头有一石立柱叫“佛家八面多宝台”。它有8个切面,分别刻有“南无胜宝如来”、“南无离布畏如来”、“南无甘露王如来”、“南无阿弥陀如来”、“南无广博身如来”、“南无妙色身如来”、“南无多宝如来”,“清光绪十四年(1888)冬月谷旦,屏山众建”。原来,篁岭曹氏宗族分为几个房派,其中有一房就叫屏山房,为庆贺那一年他们分房的支祠顺利竣工,大家商议用建祠剩下的银两,建了这个多宝台。据传,原始佛教中,多宝塔中有如来金身。佛教传入中国并经世俗化后,“多宝”之意与人们“求财”之意相吻合,多宝塔成多宝佛,于是演变成佛门的财神而受到世人的供奉。

路边有这棵古老的红豆杉,它的树干都已经没了,据说是被雷电劈中树干烧掉的。树是靠树皮来吸收养分的,仅靠着三面的树皮仍然顽强地活着,仍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篁岭通往上晓鳙的出村路边,有一口水井,叫廉井,是明代末期篁岭村出的进士曹鸣远开凿的。过去,婺源县城东门桥的石岭边有著名的廉泉,由朱熹亲笔题名。曹鸣远十分仰慕朱子的为人和为学,再联想到自己的坎坷遭遇,于是就把这口井命名为“廉井”,作为对自己的警励自策。原井毁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现井是在原址上进行重新修复的。

婺源地处万山中,境内山峰起伏,河流密布。石耳山是婺源的东部屏障,翻过石耳山,那边就是浙江省的开化县地界。

景区的1号观景台是个360º全画幅观景平台,周边是千亩梯田。如是早春,那梯田中开满油菜花,层层叠叠、金黄灿烂。

在篁岭的山上有一个古戏台。每逢四时八节、庆寿诞,迁新居,添男丁,婚姻嫁娶,篁岭村的大户人家,就会出资聘请邻近的安徽省休宁县戏班,或浙江省开化县戏班,或江西省德兴县戏班来这古戏台上演戏庆贺。全村人白天喝酒,晚上看戏,一家有喜,全村快乐。

路边有一栋房屋叫培德堂,原主人叫曹鸣鹤,他是篁岭进士曹鸣远的族兄,万历十一年(1583)兵部会举,是个在篁岭村家喻户晓的响当当的人物。培德堂屋前有小院,院内有鱼池、假山,院墙上的雕花漏窗非常小巧精致。正屋为三间两厢二层楼结构,大门上方就是水檐天井,是比较少见的三披水檐天井。天井三面的木雕以三国故事为主题,人物众多,形态逼真,生动传神。培德堂采用徽州古建筑中典型的“对朝堂”格局。进门两边有两个小耳房,堂前两边为两个厢房。二楼在天井两边还有两个小姐绣楼,边上的“美人靠”为小姐绣楼增添秀色。

篁岭的天街是婺源山村的一大景观。石磴道边的这个古色古香的建筑,叫“天街食府”。它位于天街北头,上下共三层,可同时接纳500人就餐。整个食府大宽幅晒台窗户,面向千亩梯田,“窗衔墉岭千叶匾,门聚幽篁万亩田”,篁岭山野的美丽景色尽收眼底。

导游说,景区管理要求天街上的餐饮店一不能重复,而不能有投诉。

篁岭天街是观赏篁岭景色的最佳站点之一。很多“篁岭晒秋”的经典画面,都是在这里取的景。

已有500多年建村史的篁岭是清代父子宰相曹文植、曹振镛的故里。曹氏父子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代皇帝,协助主持朝政75年。在嘉庆皇帝出巡时,曹振镛以宰相身份留守京城处理政务,代君三月,因此民间有“宰相朝朝有,代君三月无”这句俗谚。

秉承祖上遗风,篁岭先民习惯用平和的心态与“地无三尺平”的崎岖地形交流,祖辈起,他们就用竹筛匾晾晒农作物,既不占地方,又便于收藏。如今,“篁岭晒秋”已成为固定习俗,春晒茶叶蕨菜,夏晒茄子豆角,秋晒稻谷辣椒,时令变化,竹晒匾里所晒之物也在不断换新,红辣椒、金稻谷,是国旗的颜色,也是晒秋的标志,当然是最美的。

根据徽州民居的传统,院落里种了梨树、枣树,“梨”在婺源话的谐音为“利”,意为吉祥、吉利之意;“枣”寓意“早生贵子”。以前的男主人在外出经商前会在院子里种下梨树,或带走一捧土,寓意离乡不离土。

石家庄哪家癫痫医院较好?怎样判断是否得了癫痫病呢婴儿可以吃奥卡西平吗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