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 小野兔(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散文

我的老家地处北方,春天干旱,有时几乎一滴雨都不下。可一到夏秋之际,那秋雨连绵不绝,天上只要有云彩就会飘下一阵雨,有时那雨比夏日里的雷振雨还要猛还要凶。

我们村西的那条大河是黄河的一条支流,每年遇到汛期,上游所有的雨水都汇入这条河,致使河水越涨越高,慢慢地溢出河床汨汩地流出来。一夜间整个河滩里全是河水,站在高处往西一看,真是一片汪洋。

河水一天比一天大,水一直漫到村西边,最后连小路都淹没在水里,连原来的河在哪里都分不清了。河滩里原来高高低低的草全都没了踪影,只有高高的树木还矗立在水中。

中午天气还比较炎热,坐在村西的树荫下乘凉,看着河滩里那一汪波光潾潾的河水,想着昔日熟悉的场景,萌生了想去看着的念头。

于是,脱去上衣和裤子,只穿短裤便跳入水中。河滩地坑坑洼洼,有时水到腿肚深,走着走着忽地齐腰深,再不留心,水会一下子涌到脖子上,一不小心会喝两口水。

漫出的河水全是雨水并不浑浊,反倒显得较清澈,能看清一尺多高的青草在水流中来回摆动,腿肚被水草磨擦地又痒又疼。河床边上於积的泥沙松软,踩上去软绵绵的,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现在已分不清河的具体位置,只能凭记忆来找寻。当我踏进急流中,脚己经找不到底,用力潜到水底,感觉比平时深了许多。我只能奋力地游过去。

整个河滩几乎全沉在水里,除了几个稍高的土堆没上水。我过了河,河滩地稍微浅些,有的地方到腿肚深,我在一棵槐树旁我停了下来。

槐树的根部又发些枝条,乱蓬蓬的,枝条上挤满了厚厚的蚂蚁,它们互相交织在一起,惊恐万状地乱爬。有的蚂蚁顺着树枝向下爬,刚接触到水就马上掉转头向上爬去。小小的蚂蚁在这场大水面前显得很无奈和无助,我折断树枝轻轻地放在上面的树枝上,免得水再涨高把它们全淹没。

我趟着水又继续往前走,在一个没上水的高地上,发现一对灰色野兔,它们藏在草丛里。它俩很小,只有巴掌大,灰白相隔的毛很光滑,很亮泽。见到人也没有丝毫惊恐,我四周看了看,也没发现老野兔。可能是独自逃命了。

我用双手抱着它,趟过齐腰深的水,又双手把野兔举在头顶,踩着水渡过湍流的河水,两个小家伙竟皮毛未湿。

回到家,我把它们放进篓子里,野兔隔着缝隙向外张望。我给它们折些新鲜的树叶,又用碗盛些清水,就站在一旁观察。野免对食物和水视若无物,根本连看也不看,好象根本不知道似的,依然睁着惊恐不安的目光。我摘下一片树叶硬塞进它们的嘴里,它们不但不吃反而又吐出来。我连续几次都是如此。

我有些犯愁,心想饿急了它们肯定要吃,于是再弄些新鲜树叶放进篓子。第二天我发现树枝上的叶子一片也没动,也不知是想它们的母亲还是不适应周围的环境。总之,两只小野兔依然静静地卧在蒌子里。干脆把它们送回原来的地方去,在我这里只有饿死。

我又象昨天一样趟过齐胸深的水流,又踩水涉过湍急的大河,找到了昨天它们藏身的地方。我把它们放下来,它俩只在草丛旁跳动了几下,便又卧在老地方。我看周围都是水,旁边也有好多青草吃,几天之内肯定饿不死,便放心了。

回来的时候,天空阴云密布,黑压压的笼罩着天和地。此时我正在急流中游着,天和水同色,给人一种压抑恐怖的感觉。

我赶紧加快速度,当我上了岸还未跑到家,倾盆大雨便辟头盖脸倒了下来。

第二天,我到村西一看,河水又涨了许多,往西遥望,发现原来未上水的几个地方也全泡在水里,于是,从心里又生出一丝担忧,那两只小野兔此刻会在哪里?

济南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河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兰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痫病出现持续发作有哪些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