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栀子花开(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朋友说栀子花开了,浓郁,芬芳。

我的心便兀自弥漫,氤氲的香气,就着回忆。碎了一地。

1.

我是个活跃的孩子。好事,坏事,都少不了我。

老屋的门前,有很空旷的场地,一排排的泡桐,开满淡紫色的花,像挂了一树的喇叭。知了总是躲在树荫下,拚了命地叫个不停。趁着大人们午睡,我们或约三两个小伙伴,或独自一人,开始行动。用纤细的竹条箍着胶袋绑在长长的竹竿上,挨棵树挨棵树地去捕捉知了。

知了除了薄薄的蝉翼是白的,深身都黑成一团,栖在树干上,不易辨认。我们总是顶着正午的太阳,从一棵树搜寻到另一棵树,满头满脸的汗,用手一抹,便是一道道的黑印,活脱一只小花猫。那些被捕获的知了成了我们的玩物:用了母亲的缝衣线绑了它的双翼,让它成了挣不出线的风筝飞不出手心;或者轻轻掐掉它的前半截翅膀,即便飞了,也飞不远。

但比起知了,更让我们留连的还是村里王老爹的后院。

后院有茂密的竹林,那里是我们的根据地。戴着竹枝编的草帽,打了无数回的游击战;或者爬上光滑的竹竿,像只摘月的猴子。渴了时候,我们就会趴在浅浅的水井边,捧起井水就喝,自有一份甘甜沁人心脾。也会有淘气的孩子,去捉井里的小蝌蚪。常常免不了碰上来挑水的大人们,少不得挨一顿骂。

井水边自是不能再玩耍,却在静幽处有淡淡的清香飘来,那是我从来没有闻过的好闻的香味,不知来自何处?

后来,不知是谁率先发现了那幽幽的清香,来自王老爹的后院。一树白色的花儿欢快地绽放,像白色的云朵,有些甜腻,更多的是清香,像涓涓的水流,悠远而又绵长。

那斜弯着的粗壮枝干令我们着了迷,远远的,那树上的花儿都在向我们招手,仿佛都在嚷着“来呀,来抓我呀。”只一会儿的功夫,白色的花儿便兜了满怀,那些香味直钻到骨子里去,连呼吸都是淡淡的清香。大人们都管它叫栀子花。

隔了天,就会去一次王老爹的后院,去的多了,树上的花自然是少了,就连地上也掉了一地,这让王老爹很生气,一听见我们这些小鬼的动静就开始远远地吼,吓得我们一溜烟地跑了。

后来一到五月,我们便很期待,当第一朵栀子花开始飘香时,我们就会远远地瞅向王老爹的后院,总是贪心地将花香拥了满怀。

有一年夏天,栀子花开得出奇地娇艳,王老爹实在不堪我们这些小鬼头的烦扰,居然生气地锯断了那棵粗壮的栀子花树,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进过他的后院,我也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粗壮的花树。我总是想,他后悔了吗?

来年的春天,母亲开始在门前的大块空地里播种,我便央母亲留一小块地给我,我要在那里种上美丽的花儿。

我开始问班上的小伙伴们要各式的花籽,将它们一一洒下。一回家就去小花园里,给它们浇水,看种子发芽,等苗儿开花。到了夏天,花园里渐次开出了各式美丽的花儿:粉红的指甲花,敷在指甲上,便有好看的淡粉色;洗澡花,总是在我们洗完澡后开出水红色的小花;鸡冠花顶着红冠像一只神气地大公鸡高昂着头;七姊妹,八姊妹,九姊妹,每株都会开出不同颜色的花,姹紫嫣红;太阳花也是红黄相映,惹人喜爱;美人蕉则不愿与她们同流合污,如同亭亭玉立的女子,独自静静地开放;我将身上长满刺的仙人掌种在后院里,这样的话,风吹过来,就不会将它的刺伤到其他的花儿;最后开放的是菊花,开成秋天的颜色。

小花园里各种花儿簇拥着,好不热闹。我开始热衷着搜集更多的花儿。

我会独自一人,带着小锄头去山上挖映山红,那盛开的红艳艳常常让年少的我,大着胆儿去深山里采摘,插在瓶子里,满屋子的明艳。到底是山里的精灵,我的园子终是没能留住它。

有一天,小伙伴替我物色到我向往已久的花儿---栀子花,并愿给我带路。我哪里经得起这般诱惑?放了学,就随了小伙伴去了她的村庄,小心翼翼地爬进人家的院子。好家伙,是一大株栀子花树,犹豫了片刻,还是胆颤心惊地连根拔起,撒腿就跑。

到了最后,这株辗转得来的栀子花还是没能保住。

我还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去种值,比如折了个花枝插在土里,或者插在春天的秧田里,待它生了根再移栽,但到头来还是没有折腾出一株栀子花,我便彻底断了这个念头,也不再种小花园。

因为我已慢慢长大。

2.

十八岁,第一次蓄起了长发,一袭白裙浪漫了一夏。

没有海誓山盟,没少花前月下。为爱,不顾一切,多少有些轰轰烈烈。在别人的不可思议里,我只是固执地爱着。爱他的忧郁,爱的细腻,爱他的真心,爱在生命里与他相遇的那一刻。

老天让我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了他,并给我们的爱作了一个很好的铺垫:新生的秋游中,与最好的朋友结识了他和班里另一名男生,所有的人物场景渐次退去,最后只剩下我们四人,只是我们。后来,我们莫名其妙地相恋了,结婚了,生子了,都是两个孩子的父母亲了。

那是多么年轻的年纪,爱得单纯,也爱得执着,爱着的只是因为彼此。物质的清贫不足以阻挡两颗真心地吸引。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被一帮男生簇拥着来到教室,眼里泛着潮红和些许的疲惫。早有女生向着我嚷开了:“你看,他给你带了好多栀子花回来!”我望向他,不语,他亦无语,只是彼此眼里交会着浓得化不开的眷念。整个教室里都弥漫着栀子花淡淡的清香,令人沉醉。

后来我才知道,他去武汉看望病重的父亲,医院的树上开满了栀子花,他便顺手摘了满满一杯,哪怕忧伤,哪怕劳累,也要给我带来。

爱,就是这么简单,或许只是一朵花香,便足以心甘情愿。

3.

那时,我还未成为他的妻。

一起去看望他那已守寡的母亲,他的母亲见到我,眉眼里也是透着欢喜。

我们乘渡轮去了江那边的老屋,村民全都移居了,到处空空的像个世外桃园。人们常乘了渡轮过来种地。地,宽广得一望无垠。

回来的时候,路过无人居住的门前,有一株栀子花树静静地生长着,不是开花的季节,没有了清香,只是一树的葱翠。我不禁脱口而出“咱们挖了回去种吧。”

他便急急地挖了带回来,种在后院里。

来年,他的母亲告诉我,栀子花树开花了,一屋子的清香。

后来,我成了他的妻,院子里的栀子花总是很葱翠,也茂盛了。只是每次我回去的时候,总错过了花期,但每次她都会告诉我,花开了,很香。

去年,院子搞装修和扩建,她想将栀子花移栽到一边,没想到没多久花树就死了,我的心里就有了莫名的遗憾和惋惜。

南方的花期比较早,两个月前就陆续有朋友说栀子花开了,我便大街小巷地寻找,想种一株在阳台上,约了花农到底还是错过了。后来在花市见到,看到些微发黄的叶子,矮矮地屈在盆里,便断了念想。

我想,只有自由地生长,才能热烈地绽放。

羊癫疯患者的护理常识治疗癫痫好医院北京癫痫病哪的医院看的好湖北正规癫痫医院那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