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的四次高考噩梦(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小说

“高考”,在我的记忆里是最不愿被提起的两个字眼。“高考”于我,就像恐怖的黑色恶魔,每年七月,我都会感到心跳加速,夜夜恶梦连连。整整十年,我就生活在这种痛苦与绝望之中,久久难以自拔。现在,我早已从高考的噩梦中醒来,面对贫穷的生活现实,我已能对孩子断断续续谈点高考的事,权作笑谈,但心中的伤痛永不会被抹去。

1983年我高二毕业,第一次参加高考,如何填报志愿根本没人指点。于是我只报了本科,对英语专科类较热门又低分录取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没报,结果我考了总分393分,英语66分。当年本科405分入围,而英语专科总分360分入围,英语60分就行,于是我落榜了。

1984年我又满怀信心参加高考。那年下学期没钱交学费,我是在家自习作为社会青年报考的。预考时我分数很高,高考竟然考了463分!那年文科本科入围才455分。但班主任叹了口气,对我说:“你是残疾,恐怕没哪家大学肯收你!”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残疾人,但凡四肢健全的人能做的,我基本都能做,还能下田插秧、割稻、种地,为什么“天生双足内翻”要写在学生档案上呢?果然如班主任所料,没有哪家大学或专科学校录取我。对此,我难过不已而又失望万分,于是,我差点要去自杀……

1985年我又心痒痒地捧起书本想再去参加高考。那时,母早丧,父兄终日忙于田事却又无钱。没办法,父亲只得又借钱让我再以“社会青年”的身份去参加预考,结果又被选去参加高考。于是又借钱去学校补读了一个多月才去参加高考。这一次,我的分数仅上专科分数,却因身体残疾,无钱又无后门,被同学挤去了名额,我又落榜了!擦干眼泪,把书本全丢到角落,我去学做缝衣服。我足足当了三个月学徒才学会做一套女西服,却仅得到一顿免费午餐外加一套西服。

1986年3月的一天,忽听县有线广播:“要去参加高考的社青速去报名,最后一天期限……”我坐在衣车旁坐立不安,要不要再去搏一次?如果又失败了岂不要贻笑大方?何况父亲和兄嫂肯定不同意。幸好我身上还有几块零用钱,于是我偷偷去报了名,然后从角落里翻出书本,晚上在煤油灯下偷偷自学起来。

结果预考时我又被选上,这时兄嫂们才对我刮目相看,说“神”了,才复习了这么些天,而且还在田里劳作了一星期,居然还能被选上。无奈的老父又借了些钱作补习费用,我在学校里补了一个多月的课再去参加高考。不幸的是,第二天考数学时,我因体质太虚,加上高温出得汗多又猛吹风扇,才考了十多分钟我突然呕吐不止,且头昏得厉害。学校高音喇叭忙大声呼叫医生前来,医生只帮我搽了百草油及给我一瓶保济丸,就在这样的昏沉中,我大概只做完了数学的三分之一(39分),下午的英语考试我依旧头昏得厉害(刚及格)。第三天的考试根本就不知如何度过了。

没有任何亲人在身边的我,总是非常的“幸运”,每一次高考期间我都行经,且痛经,量多,那时没有现在那么好的卫生巾,量多时裤子、板凳都染红了。每一次高考我都必经尴尬境地(必须自己擦掉染在板凳上的经血),想想那些情景,我都会感到心里难过万分。没有人明白我86年高考之后心如死灰的心境。我知道这一次必难逃落榜的厄运。果真,分数下来后,我的总分离专科线还差二十几分呢!为了逃避众多白眼,我跑到广州做了名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的服装厂打工妹。

这就是我的四次高考噩梦!这样的经历还能再提起吗?我一直心如死灰,感受不到活着还有什么希望,又一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贫穷、挣扎、劳累、疾病一直伴随着我,磨蚀了我的斗志,让我不再向命运抗争。一个贫穷又“残疾”的女人,没有半点经济基础,没有亲朋好友的资助,就这样被埋在社会最底层。第一次婚姻失败留下个聪明伶俐的女儿给对方父母抚养;第二次婚姻育下一双儿女,与没有文化但聪明的残疾丈夫合力抚养这双儿女,儿女聪明如父母,读书成绩如我一般好,却依旧生活在贫困的家庭中,面临着读不起高中、大学的残酷现实。

我一直不敢想假如当年的我上了大学或专科学校,我的命运会是如何。但现实是我必须每日挣扎在服装厂,挣那可怜的几百元,而且身体素质每况愈下,病不起,饿不起。幸好还有一双儿女支撑着我,告诉我必须撑下去,直撑到他们能够顺利大学毕业。

哈尔滨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的权威医院手术治疗的注意点有哪些呢西安好的癫痫病医院癫痫如何治疗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