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青春】天上人(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不知何时,大伯有了一个雅号“天上人”。这也许和爷爷的言传身教有关,听他讲故事,是一幸事。

爷爷所处的那个年代,方圆十里,在我们那个地方,几乎无人不知他的大名。爷爷也算一个知识份子,四大名著他都看过,还看过很多古书,没事常免费给村民说书,特别是夏天的晚上,村民摇风打扇,夏夜流萤飞,听书,纳凉,无疑是十分愜意的事,村落的大院自然多了一份热闹。

那时,农村还处在大集体时,也没点电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成了一种原始的生活方式,农村人一吹灯,就上床,结果是那家都生了一大堆娃。那时的娱乐是有限的,有人说评书,自然让村民乐此不疲,每到夜饭过后,大院的人黑鸦鸦的一遍。

杨家大院有一戏台,逢年过节,会请人唱戏,那个地方,自然成了爷爷说书的地方,一张长方桌,一块醒木,一袭长袍,是有模有样。每次登台,爷爷一拱手,醒木一拍,台下立刻安静下来,村民都找好位置坐着,也有不是这个村的后生,打着火把来听书的,站在外围看,好心的村民会回家抽几根板凳来,让来客落座,安心听书。

父亲,没有遗传到爷爷的文学基因。而大伯不一样,自小习文,无论那种书都看,据父亲回忆,大伯二十来岁时已看过《史记》、《汉书》、《后汉书》,四书五经及四大名著,他还有一个嗜好,爱听别人讲故事,拾趣各种江湖传奇。因此,他满腹经纶,通古博今,只要一打开话阐子,如滔滔江水,向你涌来;又如三月春风,让人惬意;更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我们那儿,村民送大伯一个雅号,“天上人。”不是天上神仙,那能知古今大事呢?这也是得此殊荣的原因吧!

记得听父亲说:大伯爱折腾,一共搬过三次家,而且是外地,一去就几百公里,或上千公里。延泯江而上,搬到汶川往阿坝州方向的理县落户住过几年,由于少数民族与汉族生活方式不一样,他们的宗教信仰也不一样,有些不习惯。后来搬家去了西藏,在那里生活了四年,堂兄当过兵,后来,在落户的村任民兵连长,当时认识了一个藏族姑娘,女孩的父母反对,结果拗不过女儿痴心一片,最终妥协让步,她父母成全了他们。由于高海拔地区种植农作物面积虽广,但产量低,一家人收入又不好,生活常捉襟见肘。大伯听朋友说四川剑阁县不错,剑门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许,我想大伯寻古书的好地方而去吧?于是,举家又迁至剑阁县,在那里,有了第二个儿媳妇,一家子,十多二十口人生活在一起,女儿也该谈婚论嫁了,难道要把这一生交付于他乡?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他乡的秋夜流萤,勾起了他对故乡的思念,父亲兄弟姊妹七人,大伯身处异乡难免会落泪。于是疾笔写信一封,内容特短:上思高堂,下思兄妹,季节交替,难免感伤。经深思熟虑,意回老家安顿余生,望家人联系落户事宜,速回信,念切!

爷爷联系村干部和乡政府,得到的答复是不能迁回原地,可考虑迁往本县其它乡镇。好在二叔当时任镇子区粮站站长,在他那个区联系好了落户的事,离我们老家隔二十来里地。回到老家的大伯自然喜岀望外,这些年在西藏的生活经历让他得益匪浅,跟藏族医生学到了不少知识,认识很多中药,包括藏医中医理论,加之大伯又爱读书,张仲景的《伤寒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还有《黄帝内经》,无不一一阅览。

那时看病难,村民生病就会犯急,只因粮无余,钱不知在那里。刚包产到户,中国的改革开放才开始,也还没人外出打工。所谓的富业就是能有一门手艺活,挣钱养家糊口,礼上往来也需开支,而那时的农村,有手艺的毕竟是少数,更多人就地取材,四川竹子多,编东北炕席,一元钱一张,可供家里人开支。大伯常为村民诊病,象征性的收一点钱,人人都称他为“江湖郎中”,在世华佗。茶馆是他常去之地,他常背一个竹背兜,里面有各种草药。坐下来和朋友谈古论今,难得如此洒脱,也成了他的习惯。行走于江湖,与山水为伴,是算他的另一种生活态度吧!

那时,大伯也会隔三岔五来我们这边,因为他是江湖郎中,我自然打心里喜欢,因为,又有故事可听了。

我们家虽经济并不宽裕,但父母也是好客之人,况且大伯是父亲的兄长,每次来必留下他留宿,拿出好吃的来款待。夜晚,听他讲故事,同院的听大伯来了,也会来听他摆龙门阵、说书。只要他一开腔,众人鸦雀无声,说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说赵子龙大战长坂坡;说刘备三顾茅庐;一说就是几个小时,最后众人还余兴未了,可已一更天了,依依不舍,众邻期待他下一次的到来。

我印象最深还是听他说杨家将,杨氏一门忠烈,杨六郎为国战死雁门关。杨家最后几乎无男丁,佘太君百岁挂帅,穆桂英挂帅又岀征拒敌于国门之外,我听得泪流满面;州官杨振两袖清风,徒步蔬食,夜拒不收金,得皇上垂恩,赐金匾——清白传家,因此,杨氏堂上都有清白传家或四知宗风的横楣,我突然觉得姓杨很荣幸;大伯也会讲暴君杨广,以示后人谨记;他还会说杨子荣智取威虎山,深入林海雪原扫清残匪座山雕的故事。

我就这样在大伯的故事中长大,让我了解到更多中华传承的精髄,他给我的岂是一段段历史和故事,更多会激励着我的人生和风雨兼程,前行。

大伯走了,他不一定喜欢天堂,我认为他更爱大自然山水,一定云游祖国的大好河山去了。也许是江南,也许是塞北,或是西风古道……

癫痫神经痛的主要药物治疗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武汉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