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怀旧】气象(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重生小说

我回到老家村庄的时候,季节已经入秋,秋意萧索,村庄古老的建筑在清晨散发出一种逼人的清寂感。在外漂泊,不能回头望故乡,因为一望,就要回乡。

我沿着北侧的路自顾自走着,小村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老的如同皱纹的路,已经铺的平坦。露水被秋寒裁成圆珠,把路两边新建起来的石墙映出了薄薄的一层色,我顺着光线看去——

是一幅壁画,画满了整面石墙,眼神在画壁上轻轻游走,便停留在了落款处。这幅是市里吴瘸子的大作,瘸了半辈子,却画了一辈子。机缘巧合下我见过他本人,犹记得京剧《信陵君窃符救赵》里侯嬴的那句唱词“向风刎颈送公子,七十老翁何所求!”在他嘴里一波三折,忒有味道。他说过,他最爱画英雄。

我从画卷的一端开始端详,却有种别样的感觉,画面上是一棵桂树,细花抑郁缠绵,落在空阔的地面。此桂树下,不宜高士徘徊,不宜佳人掩映。唯一点缀在树下的人物却很普通,粗布衣裳的一位青年村妇,做着针线活。俨然娟娟静女。她低眉垂袖,脖子上不知名的项圈却又如同璎珞般矜严。神态如倚枕般回肠凝想,黯然伤神。在她凝望的青山外,是画的另一侧。那里从骑杂沓,传叫风生,毁了平整匀纤的草地,朵朵火燎和生寒铁甲,散乱杂陈,工农军的旗帜压倒了白日,英雄的坚毅脸庞缭乱了疾风劲草。

这让我想起了奶奶,多年前她也是恬静于桂花树下,为孩子们准备过冬的棉鞋。她应该见过英雄,所以教我们传唱着让一切言辞文字都失色的民谣:

骑白马,扛洋枪

小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

有心回家看妹妹

忽而嘿呦

要打鬼子顾不上

八路军,一身身灰

肩膀上斜着把枪来背

小哥哥当兵抖起来

忽而嘿呦

家里留下小妹妹

......

想起民谣,不言而喻,灵魂已重归故里。记忆是来不及蒙灰的,新鲜的一粒尘埃落下,又被思念的足匆匆带走。我在壁画前摸摸揣测:英雄们,你们说怀念故乡的那棵桂花树,等战争结束的那天,携手归来。当桂花飘落的时候,用它来泡一杯温暖。

我开始往村内移步,过往就像门上锁头惹上的铜绿,浮现出来冲击我的视神经。记忆悄悄地如约而至,如同明月的清辉,在每个寂寥无人的晚上洒在半坡上。

哦,村里以前是有个店的,印象中店面暗淡,敞开的门黑漆漆的,店主是三婆的儿子,蹲在门口抽烟,哀叹这不景气的生意。

当我走进这家店的时候,早已是人声鼎沸了,那路段并不繁华,黔头白丁们相谈甚欢。店面依旧略显简陋,竹木的桌椅很古朴,但食客满满的。都说糕点虽然不是很出名,但吃上一口,一定会成为雷打不动的回头客。三阿婆刚才还像一个陀螺忙圆了,这会儿又过来招呼我。在攀谈中知道,三阿婆儿子去了外地,阿婆又接手了儿子的生意。

三阿婆一向面善热情,细致又干练,生意慢慢红火。她塞送了我一块红豆桂花糕,是我儿时的最爱。送入口中,便觉得阿婆店里的木头都散着这种甜香。

来这边的食客,大抵都相熟。兴才老头一来便吆五喝六,声音如洪钟,脸上挂着谐笑。一个人点了几碟炒菜,用手一抹桌子,吃了开来。我小口呷着清茶,原来人们还是这样,故土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微微晃动,引人注目。

从店里出来,我又像是御风而行,树荫挟着我的影子,一齐栽倒田地里。

当我日思夜想回归故里的时候,乡亲们在为更好的明天四处奔波。由此可见,人应是被怀念和憧憬所奴役的。我站在田埂上,看见河东那边的另一半村庄,它们没能留下来,在整改中拆迁,放眼望去,尽是一片残砖碎瓦,散发出一股呛人的烟尘。

村后公交车站的路蜿蜒向外伸展,隐隐约约有人站在街旁搭支架,准备八月初十的集会。路边电线杆的喇叭荒废已久。过两天,集会的街道就会商铺林立,行人如织。气氛如同刚出笼的馒头,热气腾腾,氤氲了整个街道。

我在小城市过上安定平静的生活,会回忆过去飘落的故事。人的离去就是为了归来。村庄的变化应该是无奈的,喜忧参半,但无法抹去变更的痕迹,这些痕迹沉重婉转,以致不可言说。

秋阳下,我踽踽独行,感受故土的气象。这气象盈满而缺,又渐渐圆润,变幻无常,一如朝露里折射出来的光明,五光十色,缭乱早起的村民的眼睛。

而这令人留恋的地方,也因为巨变的气象,无可挽回地跌堕,遁入岁月的深处。

吃了左乙拉西坦仍然发作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太原到哪治癫痫病最好武汉有治疗儿童癫痫的专科医院么